有關巨型木結構的考古報告論據概覽

祖克蘭克博士Dr. Joel Klenck在美國哈佛大學取得人類及考古學博士學位,也研習古典希伯來文和史前歷史,曾經在世界多個地區進行考古挖掘,發表許多學術報告。他在2011年下旬親身兩次抵達土耳其東部亞拉臘山地區進行實地科學考察後,完成撰寫一份58頁的考古學報告,詳細分析亞拉臘山木結構的五大證據,包括植物遺跡、文物群、生物遺跡、樹木品種及建築風格,逐步推論引證,破解木結構建造的年代和功能。

證據一:植物遺跡
祖克蘭克博士認為亞拉臘山木結構的年代久遠,是舊石器時代末期的建築,內裏發現的白色顆粒古老的野生品種鷹咀豆種子。大量野生品種的鷹咀豆保存於木結構內,足以證明木結構屬於舊石器時代晚期建築。

證據二:文物群
木結構其中一個房間裏有兩個細小的陶碗,年代介乎紅銅時代和青銅時代之間。這些文物標示着極有可能曾經有人進入木結構,因為那兩個小碗,與出現於木造結構內,絕大部分屬於晚期後舊石器時代的古文物群,截然不同。

證據三:生物遺跡
傳統上,動物是嚴禁進入廟宇或聖壇中,只可能留在外圍的。圈養動物的設施都非常簡單,不會有耗費大量人力建造的全木結構。再者,近東地區的遠古民居,從古至今的泥磚民房均不會建於木結構所在的海拔4,000米以上。故此,從木結構內有動物活動的痕跡這一點,可以斷定結構絕對不是廟宇聖所,圈養動物的設施或民居。

證據四:樹木品種
木樣本經過化驗,證實是柏木。奇怪的是這種樹在今天並不能在亞拉臘山一帶找到,而是在遠至700公里外的地區的。由此推斷,木結構有可能不是原地建造。祖克蘭克博士指出,柏木是非常理想的海事建築樹種。

證據五:海事建築特性
航海結構會為了穩定整體結構,有獨特的建築設計。木結構的入榫方式、凹槽樑、瀝青塗層和固定陳設等建築設計,根據祖克蘭克博士的分析,都反映出它是一個海事建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