瀆神之風愈燒愈熾
沉淪之子
悖逆憯妄的靈 •
該隱文化溯源
人類簡史年代表

末世啟示•瀆神之風愈燒愈熾

『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 』路加福音21:28

耶穌基督再來的日子確實是越來越近了。您如何反應就決定您能否挺得住。按照聖經所教導:基督再來的日子之前,將有以下這些徵兆出現:

    1. 有「打仗的風聲」,和戰爭衍生出的饑荒、瘟疫、及前所未有的各種病症;

    2. 地震、天災頻仍;

    3. 異端邪說明目張膽地拒絕聖經啟示的基要真理;包括否定
      (a) 耶穌是神、
      (b) 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有救贖功效
      (c) 衪的肉身復活與再來;

    4. 基督徒受到邪靈和錯謬的道理影響,教會出現離道反教的事:很多基督徒背信棄義,出賣自己的弟兄姐妹;
    5. 地上不法的事 (強暴與敗壞) 增多、人本主義與物質主義高企;

    6. 科學與科技一日千里,世上的知識和旅遊增多。

這些徵兆都是要激勵我們,審查自己的信心,預備迎接基督的再來。聖經中帖撒羅尼迦後書2:3告訴我們:「人不拘用什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the son of perdition),顯露出來。」


沉淪之子

聖經中只有兩個人被稱為「沉淪之子」或作「滅亡之子」:一個是啟示錄中的敵基督,另一個就是賣主的猶大。耶穌被釘十架的前一個晚上,與11個門徒吃逾越節晚餐,之後衪為門徒向天父禱告時說道:「我與他們(指門徒)同在的時候,因您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了他們,我也護衛了他們。其中除了那滅亡之子,沒有一個滅亡的,好叫經上的話得應驗」這裡說的「經上的話」是指舊約詩篇41:9所描述被摯友出賣 ;「連我知己的朋友,我所倚靠、吃過我飯的,也用腳踢我。」

在過去的2000年期間,世上出現過很多的敵基督,直接並公開地否決聖經最大的基要真理:

  1. 耶穌是神
  2. 耶穌是童貞女所生 (是女人的後裔不是男人的後裔)
  3. 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死有救贖功效
  4. 耶穌肉身復活
  5. 耶穌的再來

聖經告訴我們,每個敵基督背後都由一個悖逆憯妄的靈操縱,開口向上帝說褻瀆的話,並褻瀆上帝的名字。

這個悖逆憯妄的靈,螫伏在遠古的黑暗中,是現今天空的掌權者,數千年來積極參與人類歷史的遞嬗。


悖逆憯妄的靈•該隱文化溯源

在人類歷史出現有「文化」之前,「獻祭」的觀念早已在先民中形成。「文化」一詞來自拉丁語的cultura,字面意義是指農事活動,同時也具有「教養」、「發展」的涵義,當中更有再深一層的意思,就是「崇拜」。這說明了為何拉丁語中的cultura 和cultus﹝崇拜﹞是近義詞。在古希臘人來說,文化既是教化,也是祭祀。所以在每一個民族的文化中,都深深蘊藏著該民族宗教成分與特徵。

自人類歷史開始以來,就出現了兩種不同的宗教 (繼而衍生出兩種不同的文化):亞伯的宗教,另外的就是該隱的宗教。這兩種宗教是完全相反的。

亞伯的宗教是憑信心接受從神而來的啟示,而該隱的宗教則是拒絕啟示,只依靠個人的理性。亞伯的宗教是認識罪的事實,他相信神是生命的源頭,也明白贖罪要犧牲,須用血來代贖,因為血裡有生命,所以他以流血的祭牲獻上,尋求贖罪。但該隱的宗教則拒絕以血為祭,只獻上地堛漸X產─他勞力的象徵。但地是因為人犯罪的緣故已經遭受了咒詛,受咒詛的又怎能救贖那同樣被咒詛的人呢?所以神接納了亞伯的供物,而拒絕接納該隱的宗教,見證了亞伯的宗教乃是合神心意的。神所喜悅的是遵循衪旨意的奉獻。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這兩種宗教的不同結果:亞伯的宗教帶來的是殉道 -亞伯被該隱殺了;而該隱的宗教所產生的卻是殺人行為。耶穌時代的法利賽人所持守的宗教,就是自義和主張以行為得救的宗教。他們和該隱是一脈相承的,他們殺死了信亞伯宗教的那一位,那位被父神超自然印證他的義和職事的耶穌基督。說明人類的第一宗兇殺案乃是出於宗教的動機。時至今日,類似的情況仍有發生,以人為本的思想主義不斷地攻擊那以神為本的宗教。

該隱與亞伯是亞當所生,有聖經學者認為他們是雙生子。該隱是人類歷史上出現的第一個嬰孩,他的出生為他的母親夏娃帶來莫大的喜悅,所以為他取名「該隱」(即得到了的意思) ,因為「耶和華使我了一個男子」,所以後來的神學家認為,人的原慾就是「要得著」。他的孿生兄弟亞伯,名字裡頭有「虛空」的意思,可能是出於亞當對生命的感嘆。
聖經創世記四章記錄了人類最早的兩個族群,發展出兩種不同的文明與文化:

以上指出了人類發展的兩個不同方向:該隱式宗教衍生出該隱式文明 ─ 越來越遠離上帝的旨意。以諾一名代表“開始”,該隱的兒子出生之日,該隱以行動表示與神正式展開對抗,他原應為自己弒弟之罪孽贖罪,過一種被放逐的生活。因他悖逆的原故,他選擇了不進入上帝的安息,他為此要負上的代價,就是居無定所,逐水草而居。但他後來決定以自己的能力安居樂業,人類歷史第一個城邦出現了,是該隱為自己與兒子建的,並把城命名為「以諾」,該隱成為以諾城的城主,為自己與後代定立一個新的開始。之後該隱一族生養眾多,出現了影響人類歷史極其深遠的雅八、猶八、土八該隱,他們三人的名字分別有“去取來”、“去拿來”、和“作領袖”之意。

人類歷史的另一支血脈,塞特(或亞伯)一族,遵循亞當的教誨,選擇尋求神,塞特在兒子以挪士出生之日,也開始了一件事,就是將向耶和華獻祭這件事 (=求告耶和華的名,參創世記4:26) 正式定立為塞特宗族必須遵守的宗教責任。

該隱與亞伯兩個族系都分別有名叫以諾的後裔,但他們所代表的就截然不同:該隱的以諾代表著一座以人手所建的城,一個代表「人定勝天」、「人可以獨立於神以外」的人本主義具象標誌;而屬亞伯的以諾是與神同行300年的上帝代言人,一個代表「耶和華與人同在」的神本主義表徵。

 

 
主頁 | 背景 | 諾斯底 | 解碼 | 故事行程表 | 末世啟示 | 知與智 | 網上資源 | 傳媒報導 | 佈道運動 | 文字版 | 推介本站
2006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 The Media Evangelism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