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人生 從屋邨仔到上市集團主席蔡志輝分享會

20180728-17

至尊人生 從屋邨仔到上市集團主席
蔡志輝分享會

小朋友常唱的詩歌《橋》中有一句歌詞說:「父母親延伸天父愛」;這份愛由天到地,再走進家庭,從父母身上彰顯出來。澳至尊主席兼創辦人蔡志輝(輝Sir)是香港人的傳奇。他曾經活在基層之中的底層,現在是上市公司的主席。 是天父的愛、地上父親的愛,成就這個「屋邨仔大翻身」的傳奇見證。為向公衆傳揚福音,宣講上帝的慈愛和真實,蔡志輝於7月28日(六)在創世基殿舉行《至尊人生 從屋村仔到上市集團主席-蔡志輝分享會》並邀得基督教銘恩堂創堂牧師梁永善牧師與大衆分享信息。
20180728-22
1970年代,香港既製造業衰退,土地價格上漲,一般大眾市民都生活喺窮困既環境當中。認識幕後大老闆之前的蔡志輝,童年歲月就是在藍田邨,徙置大廈當中渡過。輝Sir就這樣介紹小時候的自己:「我在藍田邨長大,其實就是『屋邨仔』,成長於一個非常基層的家庭。」輝Sir生於一個貧窮卻洋溢着愛的家庭,蔡氏一家四口靠輝Sir爸爸蔡義茂先生運送凍肉掙錢,僅夠餬口;有一段時間跟叔叔一家住在一起,兩家八口就擠在一個二百多呎的公屋單位內。輝Sir初中才擁有第一對波鞋,過往穿的都只是白布鞋;家裏沒有雪櫃,連喝一杯冰水,對他來說也是奢侈的享受。憶起昔日的苦,樂觀健談的他竟然發掘到趣事:「有時爸爸會買來二手電視,可是用不到幾個月它就會噴黑煙快要爆炸的樣子,有『4D』效果!」說罷全場即時哄堂大笑。

年幼時同學談起電視劇情,他聽不懂;同學分享旅途見聞,他毫無旅遊體驗;同學帶遊戲機玩,他只有羨慕的份兒。連普羅家庭擁有的東西他都沒有,難道真的沒有一絲妒忌和怨恨?「坦白說,有時候會覺得世界不公平,」輝Sir解釋說:「但當我看到爸爸一年做足362日,只有年初一至年初三放假;辛勞工作賺得微薄的收入,還要分一部份寄回內地鄉下,卻毫無埋怨、默默耕耘的時候,我知道他對這個重擔是甘心去負責的,這很深刻地感動着我。」這份由愛而衍生的承擔感染了輝Sir。出於單純的責任感,作為長子的他也義無反顧地負起分擔家庭經濟的重責,中六開始便靠補習自給自足和幫補家計。

童年艱苦的歲月說不上是輝Sir的人生低潮,因為父母總是蔭庇着一家,一家人窮得滿足快樂;直到讀大學二年級的時候,輝Sir因父親失業而中途輟學,嚐到了被迫捨棄的無助與無奈。「當年我考上了理工大學的市場學,我常笑說那是我第一個修讀的學位,卻是拿不到的。」輝Sir輕鬆的語調頓時變得嚴肅:「大概一年級上學期尾,爸爸失業了一年。那時他已經接近六十歲,只能找散工做,但怎夠一些二三十歲的年輕人競爭?」
20180728-16
「後來實在撐不下去了,我只好找學校交退學表。教授知道我因經濟困難而輟學,說可以幫我申請助學金,我問他助學金能不能補貼生活費,他說較困難。我回答說:『我面對的不只是交學費的困難,而是整個家庭的困難。我弟弟還在讀初中,我要幫補家計!』」 奇妙的是其中一位會見他的教授陸定光博士如今成為澳至尊的獨立非執行董事,見證着一個窮小子的蛻變。

今天莘莘學子要擠進大學一搏戴上「四方帽」的機會已殊不容易,更何況二十多年前的境況。蔡義茂先生從不將工作的辛酸告訴家人,於是輝Sir作出退學這痛苦而重大的決定時也沒有告知家人,而是自己靠着上帝的力量和弟兄姊妹的禱告而撐過去。他還記得當天失落的心情:「還記得一個場景,我交了退學信後一個人走到紅磡碼頭,跟上帝說:『我也算虔誠吧,很熱心傳福音,為甚麼家庭會遭受這些處境?為甚麼我讀了一半大學,卻不能畢業實現夢想?到底怎樣向家人交代?之後如何發展我的人生?」

他走進電話亭打電話給當時的女朋友、現在的太太何家敏(Carmen),一邊說一邊痛哭:「Carmen 為我祈禱,她並不是說一些世俗的鼓勵說話,而是說:『即使將來你的人生繼續如此,我也會和你一起倚靠上帝,走這段人生路。』她給我很大的激勵,那種孤獨感突然消失了。雖然還是前途未卜,但我知道有一個人會用一生與我一起倚靠上帝。』」電話總有掛線的時候,然而輝Sir和Carmen的心卻永遠緊緊地連繫着。直到如今他們不但是恩愛夫妻、生意拍檔、開拓禾場的戰友,更是人生路的同行者。

大衛遭非利士人逮捕時仍在讚美說:「我懼怕的時候要倚靠你。我倚靠神,我要讚美他的話語;我倚靠神,必不懼怕。血肉之軀能把我怎麼樣呢?」《詩篇》56章3-4節。誠然,假如沒有上帝的同在和安慰,退學這一關或許已將輝Sir徹底地擊潰。

輝Sir自小就讀基督教學校,中一重讀那年收拾舊物找到小學年代的《新約聖經》,雖然他不能完全明白福音的內容,但感覺像跟耶穌做了朋友一般,於是跟着一篇邀請讀者決志的文章祈禱決志,更寫下名字承諾一生跟隨耶穌;中四那年在葛培理佈道大會上再決志,被大會介紹到一間在土瓜灣的教會聚會;聯絡的弟兄邀請了三次,輝Sir才勉強答應出席。本來輝Sir只抱着應酬的心態返一次教會,怎料那美好的感覺讓他一返再返,不僅團契和崇拜聚會,連甚少人出席的祈禱會他也參與了。「教會路途遠並沒有攔阻我,可是當時爸爸是我信仰最大的攔阻。要是爸爸知道我信耶穌返教會的話一定打死我!」蔡義茂先生是潮州人,有根深柢固的民間信仰觀念,拜祖先比一切重要。「其他事他或許會讓路,但如果信耶穌、去教會,對他而言就是離經叛道,背棄祖宗!」
20180728-25
「紙包不住火,媽媽首先發現我返教會,她沒有反對但也不鼓勵我返,只叮囑我不要給爸爸知道。有一天爸爸很早下班回家,問我去哪裏,我直說返教會,他非常憤怒,眼睛要噴火的樣子。他沒作聲,我便照常返教會。」後來蔡義茂先生將行動升級,拍枱大罵、追打、哭求,卻還是不得要領。結果他拋下一句:「你要是繼續返教會,不要認我做爸爸。」蔡義茂先生在2016年8月息勞歸主。他終能夠信主獲得永生的恩典,除了因為見證輝Sir的生命轉變外,還要歸功於兩位女性——媳婦Carmen和孫女朗翹。

信仰不單是輝Sir和Carmen為事業堅持打拼的力量,更是兩人恩愛如昔的幫助。Carmen坦言兩夫婦做生意有優勢也有缺點:「好的是兩人已很明白生意的商機,每人擔當各自重要的角色並互相信任,下班後也可以談公事,效率很高。」但當意見相左時怎辦?「這就是缺點,始終我們兩人都很獨立,有時候會有不同意見,假如堅持不肯退讓,可能影響關係。可是我們開始生意之前已分析過這些優劣處,而且有主耶穌在我們中間,這盤生意是祂的,不是我們的。就算我們因意見不同鬧翻了,都會互相原諒,邀請對方祈禱,始終夫妻關係更重要。」

生命中有許多我們需要重視的事,但真正值得我們窮一生定睛仰望的只有一位——主耶穌基督。正因如此,輝Sir和Carmen無論怎忙都毋忘廣傳福音的使命,在密麻麻的日程表上搾取時間在商福午餐會或各佈道會上分享見證,將耶穌捨身拯救罪人的傳奇和救恩,傳到像澳至尊般街知巷聞。

20180728-27
20180728-48
20180728-11
20180728-8

影音使團1989年成立於香港,致力以基於《聖經》價值觀的多媒體製作走入社會、影響人心,多年來製作過超過二十部福音電影,兩次有作品榮獲中美電影節金天使獎,也曾獲選參展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2003年成立24小時電視頻道「創世電視」,2014年開始於美國成立「美國創世電視」頻道。自行攝製紀錄片、資訊報道、人物故事、數碼電影、電視劇等12大類型節目,其中,包括《走近ISIS受害者》在內的多部紀錄片曾在本港及國際影視節上獲獎。同時也舉辦固定及短期展覽,並正籌辦結合多媒體製作和展覽功能的「鴻圖道1號」多媒體中心。影音使團亦多次獲片商邀請,擔任電影之「基督教策動團體」,致力推廣正面電影,屢獲佳績,如《上帝的男高音》、《天堂奇癒記》、《天堂小屋》、《鋼鋸嶺》、《沉默》、《想更認識你》等。


影音使團網站:http://www.media.org.hk
影音使團創世電視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user/TheMediaEvangelism
影音使團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themediaevangelism
創世電視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reationtvhk
免費創世電視IOS App:http://bit.ly/ios_creationtvhk
免費創世電視Android App: http://bit.ly/android_creationtv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