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婆婆會客室】有主的愛 才有永恆喜樂 韓馬利

m1

人類與生俱來有一份渴望穩定的內在精神需求,稱之為安全感。到底人生當中,甚麼東西能帶給你安全感呢?是穩固的婚姻?抑或是事業、權力、金錢?倘若有天這一切都失去了的話,你的安全感是否隨之失去呢?

韓馬利半生經歷過失敗婚姻、焦慮來襲,徘徊在事業與婚姻當中,她發現人生終極的安全感來自那位無條件愛她的天父。從這位創天造地的主而來的不是人世間表面的愛,而是她前所未見的深層的愛,能填補她心中所有空洞。

韓馬利這名字取自祖父母,是「以馬內利」(上帝與我們同在)的意思,生於基督徒之家的她作為家族中第三代基督徒,五六歲左右便開始返教會。「那時候我只把這當成是每周一次的家庭活動。雖然從小也有祈禱的習慣,但只是唸口簧式的,看上帝如同黃大仙,有事便求,求不着便埋怨。

她與喬媽早在三十多年前於藝人之家相識,當時得到喬宏叔教導她很多《聖經》知識及做人道理。縱然在人生低谷中得到藝人之家弟兄姊妹的守望,然而回顧她的信仰歷程,卻並非全然平坦。

流淚中認識屬天喜樂

韓馬利在入行之初於電視台當舞蹈員,從沒有進入過藝員訓練班接受過正統的演藝訓練,卻被選中了參演電視劇《陸小鳳》,一做便是女主角,星途開始得很平順。

感情路上卻是多舛,她經歷過兩段失敗婚姻,當第二段婚姻遭受挫敗時,一向以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她發現世上原來有韓馬利得不到的事情,頃刻世界頓然崩潰。

「我曾經叫人來看風水,試過在窗旁放一個娃娃保家宅,企圖令丈夫回心轉意,誰知娃娃第二天就不見了。我又試過扶乩,用盡人的方法去解決問題,甚至乎將自尊都放下,還是挽回不了丈夫的心。」她曾經服安眠藥喝酒企圖自殺,卻死不去;又曾經試過將自己困在黑房之中自生自滅,做了很多傷害自己的事情。到有一天真的痛得無法再忍了,她突然想起自己從前是信主的。

小時候每當她有事,知道要祈禱,來到這最後一步,她也就試試再一次禱告上帝。「我已經把自己困在一間很黑的屋裏很久,有一天我打開窗廉,一道溫暖的陽光照進來,我就跪在地上,不停的流淚,我說:若祢是唯一的主、獨一的上帝,若祢真的愛我,祢知道我現在的光景,我就將自己交給祢,我求祢救我。」

過了數天後,有位姊妹致電給她,「這位姊妹是城中名媛,我向來不認識她,只是有次大家在一個場合交換過電話號碼。她突然打來寒暄,說找天出來吃飯;然後過了數星期她又再打電話來,說想念我,想相約見面吃飯,我奇怪她為甚麼會想念我,但我還是拒絕她。」直到後來姊妹再三來電邀約,她推無可推,「我就說到時有空我便來吧。」

約會那天韓馬利駕車下班,車子卻不然怎的自自然然駛到一間酒店的停車場,正是姊妹約她去吃飯的地方,她心想,既然來了,便去吧。「奇妙的事情就發生了,一打開酒店門,一個高大、滿面鬍子的男人站在我面前,就是喬宏叔。他一見我就張開手,說:『Mary,我們等你很久了!』他擁着我,那一下我整個人感到震盪,好像一個爸爸張開手迎接女兒一樣。」

那一晚喬媽也在場,節目中她們回憶着三十多年前的事情,「當晚喬媽你在說主耶穌如何醫治你的癌症,喬宏叔說他的飛機撞了,主卻保守他死不去;有人說他的生意失敗,但我看他卻沒有苦着臉。為甚麼你們每一個都笑着?我們整個晚上坐在這裏吃飯,我卻不停流眼淚。我苦了很久,我很想有你們的喜樂,所以自此你們每次吃飯我都有來。明明姐(鄭明明)開放她的家讓我們查經,我還開始參加藝人之家,由那時起我整個生命改變了。」

m2

祂的愛是無條件的愛

人的愛是有條件的,韓馬利從兩段婚姻中深深感受到,自己過往也是愛得有條件。最初時可能彼此互相吸引,後來其中一方覺得那不是自己想要的,就離開了。「在《聖經》當中,我看到上帝給我們的愛是無條件的愛,祂照着我們的本相去愛我們,無論多差、多像爛泥,祂也愛我,也不會因為我有多少學歷和條件,或要奉獻多少,祂才愛我。」

我們都需要愛,在人世間尋找到的,卻往往只是表面的愛。每個人的心靈深處都有一個黑洞,惟有一份深層的愛才能填滿,「主的愛就是這麼深入的愛,無論在甚麼環境下,祂都無時無刻在我身邊,拖帶着我,我需要的就是這種安全感。」

後來她步入第三段婚姻,丈夫也是一位很愛主的基督徒。他是北方人,在內地長大,十多歲來香港,然後在外國生活。「我是在香港長大的香港女,與他的背景和思想都不相似。」因此他們有很多爭執,彼此看對方不順眼,「但無論多看不順眼,我也跟主耶穌說:我答應過祢,我要永遠愛到底,無論對方多不好,我也要愛到底,因為這是我選擇的。」

她從小到大是一個很任性的人,父母疼錫,家裏又一樣不缺,以致她能隨心所欲。來到第三段婚姻,她發現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說了就算,要學習看到別人的需要,多於自己的需要,「這個擺在眼前就是上帝要我學習忍耐,像一面鏡子,讓我看清我自己。」

她學習接納的功課,在「接納」這兩個字當中,不是要去改變對方,而是先去改變自己。「每當生氣時,我會讓自己離開一下,冷靜一下,數算他的好處。如今,我覺得丈夫愈來愈可愛。」

工作成功不能跟你一生,惟有主耶穌的愛是永恆的。

破碎是為了成就更好的自己

韓馬利曾經有段時間身兼兩份工作,經常拍完通宵戲,廿四小時沒睡,卻早上九點前到達公司做另一份工作,精神上像把橡筋拉得很緊。「我不停地與自己競賽,我很希望用我的工作表現去證明自己的能力,這其實也是一種驕傲。」

當崩緊的橡筋拉斷了,她患上焦慮症,「在焦慮症當中 上帝讓我看到每一個挫折失敗,都是祂對我的提醒。」

她教會裏有一位姊妹是臨床心理學家,與她分析病的源頭,「我以往的性格是不能夠接納自己有做不到的事情,也因為自我形象曾經被人破碎掉,所以很想在事業上重新建立好的形象,想得到別人的認同。主耶穌知道我太驕傲,就藉着這個病來破碎我。」

她的病是禱告康復的,「我不是叫人有病不用看醫生,只是因為我的病很初期,所以姊妹鼓勵我不要倚賴吃藥。每次這病來襲,我就祈禱,呼求主耶穌,每次禱告後就平伏了。」她重新放下自我,把生命中的優次放好,「主耶穌才是我最重要的,不是我的事業,也不是我的健康,我把所有東西都交給祂了,有了祂我就甚麼都有了。」

雖然挫折和失敗帶來很多眼淚,雖然病患帶來恐懼和傷痛,但韓馬利明白到這一切經歷都為了要陶造她成為合用的器皿,成為一個更合主心意、蒙主喜悅的人。因此雖然兩份工作令她分身乏術,她仍然珍惜與藝人之家弟兄姊妹一同出去傳福音的機會,「我真的很想將福音傳出去,因為這份是主耶穌給我們的禮物,已經放在門前了,只是因為我們想過自己的生活,所以把它忽視了。一份上好的禮物放在門口卻沒被拆開,你說多麼可惜。」

禱告、傳福音 風雨不改

傳福音的心志,源於她實實在在地經歷到上帝的恩典,也因為受到母親的影響。「媽媽是一位很愛主的基督徒,她每天早上五時多就跪在床頭祈禱。我曾經問媽媽你每天祈求甚麼?她說第一要為身邊所有未信主的人禱告,然後為兄弟姊妹祈禱、為教會祈禱、為身體祈禱。」

韓馬利的父母在她小時候已經離異,父親有另外的家庭,她與父親的新家庭和姨姨(即父親的現任妻子)相處得很好。姨姨是破壞父母婚姻,媽媽本應對她恨之入骨,到了晚年二人卻以姊妹相稱。「姨姨在媽媽面前道歉,我媽媽原諒了她,還把頸巾圍着她,叮囑她小心着涼。自此之後,她們經常打電話互相問候,成為很好的姊妹。」

母親愛主的心,也在她風雨不改的去教會表露無遺,即使晚年行動不便,也堅持見主耶穌的約會一次也不能錯過。母親經過數十年的祈禱,三女兒和大兒子終於在她臨終前決志信主。回顧母親的一生,給韓馬利留下了非常好的榜樣。

「如果讓我衡量成功的事業和抓緊上帝,我絕對選擇抓緊上帝。工作成功不能跟你一生,惟有主耶穌的愛是永恆的。」

延伸思考:

  • 相信在戀愛關係中沒有人會喜歡出現第三者,但當基督徒講到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定要有第三者,這位第三者是指上帝,因為祂是愛的源頭,惟有祂我們才懂得怎樣去愛,有了祂我們的愛當中就有喜樂。在你的與人、與伴侶的關係當中,有沒有這位第三者呢?

TEXT/Priscilla
PHOTO/Tidus

播放時間:《喜樂婆婆會客室》韓馬利
myTV SUPER 602台:
10月8日起 一連兩個星期一 晚上10時3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