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永善專欄】心猿意馬

diversion

心猿意馬──意即在選擇上一時一樣,拿不定主意,舉棋不定。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往往有此情況出現:往哪一間食肆、吃什麼東西,甚至買東西也會如此,花不少時間左挑右選,但或許最終揀的也不是自己最歡喜的;在感情上有些人會有不少裙下之臣,或可選擇的對象不止一個,因而出現心猿意馬的情況;然而在信仰的抉擇上也有此情況,事實上不少人是多神信仰,年初一拜黃大仙,初三拜車公,隨即拜財神,參與觀音開庫,再打小人,做齊這些哪有問題呢?

昔日以色列人也是如此,「以利亞前來對眾民說:『你們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若耶和華是神,就當順從耶和華;若巴力是神,就當順從巴力。』眾民一言不答。」(《列王紀上》18章21節)這顯示子民並非完全摒棄耶和華神,在思維上仍相信祂,但又會同時拜巴力。當時以色列人大部份也不會公然宣告放棄所認信的,但子民樂於接受多一個認為對他們有利的宗教,他們認為宗教是可以兼容,不應獨一。他們希望左右逢源,即要得耶和華神的祝福也想得巴力的蔭庇,這便是心猿意馬。

昔日先知的哀嘆在今天仍是徘徊不散,可悲的是歷世歷代仍充斥着這類信徒,我們對神可有絕對的尊重?「神」是尊貴、榮耀、聖潔、超越一切,那麼我們便該將祂應有的榮耀、尊重賦予祂;可惜在我們的生活、敬拜中並未能找到這份尊重、敬意。神似是點綴品,可有可無,又或即用即棄,試看看一些人久不久才出席崇拜,稍稍疲累、功課或工作稍繁重便放棄敬拜,但一些嗜好──如:上網、追劇卻不會放棄,美其名是休息,難道敬拜不是一樣可以使自己鬆弛、享受嗎?

神以我們為寶貴,為了我們將生命擺上,正因如此祂才有資格要求我們絕對地愛祂。正如父母犧牲自己的享受、節衣縮食供養、教導兒女,所以他們有資格要求兒女孝敬、愛他們;我們的配偶將她/他自己呈獻,一生與我們在一起,故此她/他同樣有此要求不容第三者──未曾為其付上任何代價者──奪去那份愛,可惜一些人卻被第三者的甜言蜜語或外表吸引去了。這是對委身者的不公平!可悲的是我們常這樣對我們的神,常常猿意馬!既想得着神的祝福但又想得到世界的蔭庇!結局是悲劇,今天神同樣問我們心猿意馬、心持兩意要到幾時呢?

在此筆者提醒自己也提醒讀者:不可心猿意馬,妄想可以愛世界又愛神,我們要專一,這才會得到真福。

(原文刊登在119期《天使心》月刊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