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永善牧師專欄】不講粗話異象

ext

很多我們熟悉的國家元首、領袖、甚至一些政治人物發表言論時會很謹慎,甚至有些人是逐字逐句慢慢說出,恐怕會出錯;但菲律賓新任總統杜特爾特是位很特別的人,他常語出驚人,且常常說粗言穢語。他雖宣稱自己是天主教徒,卻曾因教宗到訪菲律賓引致交通阻塞而咒罵教宗為「妓女之子」。怎料最近他出訪日本回國後開記者招待會時在席上宣告他不會再說粗口了!事源他乘機回國時,當其他幕僚已入睡他仍未睡,忽然聽到一把自稱是神的聲音警告他:「若你不停止侮辱措詞,我會讓這架機墜毀」,他懼怕而答允神不再講粗語、髒話,故他亦在群眾面前許下這承諾,當時出席的人鼓掌支持。

不少人覺這只是一些花邊、趣味新聞,但我卻想到幾個問題:神是否真的有向他啟示?若他當場拒絕是否會即時墜機?那麼與他同機者豈不是無辜枉死?若他日後不慎仍講粗言,那麼與他乘同一班機的人會否同遭天譴?這些特別的經歷是否對一個人有幫助呢?

聖經也有一個類近的個案,先知約拿抗拒神的命令不往尼尼微城傳審判信息,反逃往他施,結果他乘的船遇到風浪大作,船差點沉沒,他知道是神給他的懲治,他請船員拋他下海以平息神的忿怒,果然及後風浪因此得到平息,並沒有人因此受累,拿也沒有葬身在巨浪中,而他亦因此更深經歷神。我們深信不會因杜特爾特個人講穢語而使同行的人喪命,但對他是好的警告。

我們要知道單靠一兩次特殊的經歷並不能足以使一個人有截然不同且恆久的改變,試看看雅各回歸故鄉時,一晚在雅博渡口與神整夜摔跤,且被扭了大腿窩,但他並不因此使生命截然不同,由詭詐變真誠,翌日仍是「死性未改」用其詭詐方法面對兄長以掃,結果使女兒受辱。因此特殊經歷只是一個起點,能否日後持之以恆則在乎我們怎樣繼續追求,正如一對戀人並不能單靠感覺(feeling)去維繫感情般。

杜特爾特必須在理性、知識上知道講粗話穢語並不能改變社會、解決問題。他要知道自己是一國之首,代表着國民不能用此類言詞去表達,作為天主教徒的他更要知道神是聖潔,不歡喜人犯錯,「淫詞、妄語,和戲笑的話都不相宜;總要說感謝的話。」(《以弗所書》5章4節),要知道這些話語不單對人不敬,對自己也有不好的影響,從而才能有真正的改變,當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若恆常親近神,深信他定會受神聖潔生命感染,自然能戒除這陋習,多說造就人的話。

最後,筆者在此分享:筆者是因「講粗口」而信主。中二開始轉差,常講髒話,雖知不好且盡力改善,但卻沒有自制力、常失敗,直至筆者認識信仰,接受了救恩,多親近神才自然地不再講粗語。願杜特爾特也能有此經歷!

(原文刊登於127期《天使心》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