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思源專欄】沉默的見證

pray1

有一位弟兄癌病得治癒,他說自己十分慶幸,又婉拒了一些弟兄姊妹請他回到教會「分享見證」。他說因知道教會內仍有多位正患癌症的會友,若他在他/她面前大談神怎樣醫治他,恐怕會絆倒更多的人。

早前讀過一篇文章,講及癌症的成因至今仍是一個謎。醫學界和生物科學界當然可以指出若干可以「誘發」癌變的因素,但他們頂多是惡性細胞出現的「助緣」,而不能完全解釋他們的出現。有科學家甚至指出,癌變的出現說來是「不幸」來得更加真實。因為細胞的基因排序本來就是千變萬化,稍一差池,差之毫釐謬以千里。而癌病得治癒,也是同樣的沒有必然的理由,其中隱含太多「幸運」的元素。

基督徒一般對「幸運」這概念存有抗拒,我們傾向把萬事萬物看成「冥冥中有主宰」,認為上帝是那無形的手,翻雲覆雨干預宇宙及世界的運作,那怕是世人的一舉一動抑或細胞因子的離離合合,都有着「神的印記」,叫這些事情發生。

基督教信仰其實沒有抹煞世事的偶發性。聖保羅說受造之物至今仍是「服在虛空之下」;虛空的意思包括無意義、無規律、無緣也無故。舊約的《傳道書》,多次提到世事的荒謬性:「快跑的未必贏,力戰的未必得勝,智慧的未必得糧食,明哲的未必得資財,靈巧的未必得喜悅。」(參《傳道書》9章11節)世事奇妙莫測,信仰叫我們謙卑,多於知道萬事的因由。

面對人生不可思議的際遇,不論是好是壞、孰吉孰凶,也許最適當的回應是暫時保持沉默,就如童女馬利亞,當告知童貞女竟然懷了孕,她沒驚惶失措,反而「把這一切的事存在心裏,反覆思想。」

這弟兄說當他知道癌細胞已被消滅,他說只感到萬分僥倖,就如在抽奬中得到頭奬,他承認暗暗的說感謝神,但叫他在大庭廣眾中說神醫好了他,他說不敢如此抬舉自己。

我拍拍弟兄的膊頭,說你真是一個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