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石頭上揮毫 劉澤光

laulight-fb1

「晨曦之中,我尋求神話語,每分一刻感激主多愛寵……」雲端旭日初昇,潮浪拍岸和應,大自然書法藝術家、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副教授劉澤光,在石灘旁的白布上揮動着毛筆,筆墨於一點一橫之間留下石紋。在如此詩情畫意下,他讚嘆地道:「創造世界的神才是最偉大的藝術家。」

從書齋到野外─「即景書法」創作

當你想起寫書法,通常會想起帶點古風的書案,四周充滿書卷香的書室。然而,劉澤光卻剛好相反,他喜歡拿着筆墨、白布、蠟印跑至野外,於山坡、海邊「舞文弄墨」,來個「即景書法」創作。同時,創作團隊以航拍攝錄機攝製創作過程短片,加以說明,讓更多人明白背後的意義。為何他會選擇在野外創作呢?

「在野外跟書室創作的體會很不同,當你在野外創作時,跑上跑落,滿頭大汗,會很有活力,以身體去經歷神的創造。不平的草坪、風聲等全是創作的一部份。尤其當回看航拍的片段,發現自己雖用了很大力氣去做,但見自己只是山中微細的一點,更見到人的渺小、神的偉大。」相關的想法不單用在毛筆書法畫布上,更融入於他的木刻、天然石的印章之中,「當木紋跟石的形態與經文融為一體,箇中讓人更領會到創造主的榮美。」而上帝這位大自然藝術家,亦同樣雕琢着劉澤光的人生。


支持文字宣教事工

按此訂閱《天使心》


tapestry at Stelux House

文以載道─字裏行間經歷神

相比看重「都市生活」的今日,劉澤光有些像古代詩人。自小在教會成長的他,喜歡田野跟詩歌,由《詩篇》改篇的詩歌,大多已唱得朗朗上口。中學期間,於老師的啟蒙下,踏上30餘年書法學習之路,並先後拜入兩位名師門下。「說起來很感恩,主帶領我遇上這幾位上一輩的老師。他們反覆地教導及啟發我,不但打穩基礎,而在臨摹過程中,慢慢從中學習到書法藝術的精髓。」

文以載道,相信正是這個道理。「其實很多經典文學和哲學作品均包涵人生哲理,令人道德水平提升。特別是《老子》的思想跟基督教類似,單純以哲學思想而言,給我不少提醒。」當抄寫前賢名著漸多,初中已受浸的他,當然會想起一直指引他人生的上帝,並開始抄寫神的話語《聖經》。「《詩篇》100篇對我特別有意義,因我自小便是教會詩班員,學習以詩歌頌讚神。當中那句『你們當樂意侍奉耶和華,當來向祂歌唱!』實在很美好!」

(文章節錄自《天使心》,更詳細的精彩內容,請參閱137期《天使心》)按此訂閱《天使心》

TEXT/珮群
PHOTO/由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