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小屋》— 走出怨恨的邀請

Facebook Banner_201704-06

TEXT/Jodie Ho

曾蟬聯《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的小說《小屋》,最近改拍成電影《天堂小屋》。對於「小屋」這個名字的由來,作者威廉楊格(Wm Paul Young)說過這樣的一番話:「『小屋』是你隱藏自己的身份、沉溺和秘密的地方。為了處理我的羞耻和痛苦,我為自己創造了一個身份和虛假的外表,但這虛假的外表終會塌下來,而我們必須在這『小屋』而不是別處尋找神的愛。」

從痛苦中修復
故事講述麥克(森禾霍頓飾)帶着三個孩子到山上露營時,為了救出遇溺的兒子賈許,後來才發現小女兒美思意外失蹤。經過警方搜索後,最後在山中一間小屋中發現了美思那血跡斑斑的裙子,麥克深信女兒已被殺害。三年半後的一個暴風雪天,麥克竟收到一封署名「老爸」的信,邀請他到「小屋」碰面。老爸是麥克妻子南(莉達美雪飾)對上帝的稱呼。麥克決定獨自前往案發小屋查探。過程中,被神秘人引領到老爸的小屋,竟發現老爸(奧緹華史賓莎飾)是一個女人。小屋內除了麥克和老爸,還有耶穌(亞夫拉罕艾維艾路許飾)和代表聖靈的沙瑞玉(松原堇飾)一起共處。他們對麥克曾發生的所有事都瞭如指掌,老爸最終感悟了麥克原諒兇手,釋放自己。

每個人的內心深處也有一間「小屋」
「天堂小屋」不只是一部電影,甚或一個故事。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埋藏着不想揭開的傷疤,不想正視的那一道傷口。那些最苦痛的經歷來自我們在成長中的體會和深層記憶,很想把它隱藏,卻在無意中反被操控。你準備好來個大反轉,去正視它嗎?敞開你的心,讓老爸、耶穌和沙瑞玉與麥克的親身對話來為你療傷吧—「人間沒有天堂無法醫治的傷痛!」

我們必須在這「小屋」而不是别處尋找神的愛。

耶穌愛的方式
電影中,老爸化身的智慧使者,要麥克從他的孩子中揀選誰上天堂、誰下地獄時,麥克說:「每個孩子都獨一無二,我喜歡每一個,我寧可自己代替他們去死。」老爸回應說:「這就是耶穌愛的方式。」
在上帝的眼中,每個人都是祂的孩子,都是祂所愛的,無分彼此。不管你是否相信,但耶穌已經將自己犧牲來換取你的救贖。祂喜愛且了解祂所創造的每一位,不管你如何看待自己或別人如何看待你。祂都甘願以父母的愛、朋友的愛、師徒的愛……來愛你。

審判的權柄
因着麥克過往常常論斷他人,老爸讓麥克嘗試代替祂當審判官。老爸對着麥克說:「你這一生已經論斷過很多人。你論斷過他人的行為,甚至動機,一副你就知道真相的樣子……你甚至用自己對美的概念,評斷過一個人的價值。」
我們都有着個人獨特的價值觀與思維,那思考和判斷帶給我們是什麼呢?相信這帶給我們很多正面的影響,但反面的影響也不是沒有。標準與定義往往都是來自自己,卻沒有思想過自己是否真的有審判的權柄。我們以往是憑着什麼來判斷別人的善惡呢?

原諒就是釋放
當老爸勸喻麥克原諒殺害女兒的兇手時對他說:「原諒這個人,對你而言就是將他釋放給我,讓我能救贖他……原諒是耶穌給所有讓祂住在裏面的人的力量,才能讓和解成長。」
相信在人生的經歷中,必然遇過心靈上的傷害,傷口難以癒合的時刻。但唯有上帝才能真正醫治我們的傷痛。有人說「人的盡頭是神的開始」,當我們願意放下自己,交託予上帝,就能從祂身上得着自由與釋放,因上帝的愛比恨有着更大的力量。

原諒是耶穌給所有讓祂住在裏面的人的力量,才能讓和解成長。

愛與尊重的順服
麥克注意到老爸、耶穌和沙瑞玉於晚餐聊天的時候都彼此順服,互相分享。老爸對麥克說:「順服無關權柄,也不是服從,一切都是關乎愛與尊重的關係。事實上,我也用同樣的方式順服人。」
在上帝的眼中沒有階級制度,因所有人都是祂所創造、獨一無二的孩子,階級制度只會讓人失去彼此的關係。順服,沒有主權概念,沒有權力施壓,只有合一。《聖經》中,耶穌甘於成為僕人為門徒洗腳,彼此服侍。當我們看到耶穌的榜樣,就能再為「順服」重新定義。

順境與逆境的人生
人的一生必定會經歷喜、怒、哀、樂。當上帝進入我們的生命時,所有的感受都可以變得不再一樣。縱然我們也會經歷高山低谷,但在神裏面,我們同樣也會得到愛、醫治、釋放、平安、喜樂……經歷使我們成長,使我們改變,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那些順境和逆境,加起來就是人生。

天堂小屋 《電影心》人生熱線:

1. 故事世界「奇處境」: 麥克痛失愛女後,竟收到署名「老爸」的信,相約於當年兇案現場小屋會面。
2. 想不通的「大問題」: 麥克哀怨:為何失去女兒的是我?
3. 問題引伸「大災難」: 不但麥克,甚至女兒凱特也自責,令整個家庭陷入痛苦。
4. 災難的「解救法」: 麥克透過老爸的循循善誘原諒了兇手,心靈被釋放且親手埋藏女兒美思。
5. 標誌性的「符號信息」: 喚起麥克內心傷痛與被醫治的小屋。

《天堂小屋》背後
《天堂小屋》主角麥克經歷失去愛女的傷痛,後來被神醫治得釋放。這正正反映了作者威廉.保羅.楊過往的經歷,他於年幼時曾有受虐的傷痛經驗,幸好後來接受心理治療得幫助。喜愛寫作的他,為他的孩子們寫下對神的看法,且心靈上被療癒的過程,透過太太與朋友的協助下,《小屋》一書因此面世。

(節錄自2017年4月號《電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