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城》─ 世界上還有正義和公理嗎?

HIR_1150_600_edited_1

TEXT/珮群

硬橋硬馬的武俠功夫片,近來實在少見。加上《危城》是由爆破場面聞名的陳木勝編導,並跟武術設計大師洪金寶首次合作,光靠想像也會被其動作畫面吸引。

電影不但節奏明快,而且清晰、明確地透過俠義故事,為觀眾帶來一場強權、公理跟人心恐懼的拉鋸戰,彷如一本實踐公義的說明書。

克服困難的城鎮
故事發生於軍閥割據時期,因南方軍力調動,令普城治安暫由保衛團團長楊克難(劉青雲飾)負責。初至普城的北方軍閥曹氏少帥曹少麟(古天樂飾)於城內殺害三條人命。在全城公審下,眾人決定將其處決。得悉事件的曹軍上校張亦(吳京飾)趕至救人並向眾人表明少麟身份,更威脅若不服從則圍剿普城。同時,張亦重遇當年不願向強權低頭而成為浪人的師弟馬鋒(彭于晏飾),二人陷入兄弟情義及對立立場的兩難。

楊克難因維護公義,堅決不放曹少麟,引發曹軍突襲,令百姓傷亡慘重,紛紛轉向勸他委曲求全。惜當曹少麟被釋後,他不但立即擒拿楊克難,軍隊更四處搶掠,令普城生靈塗炭,成為「危城」。

當人人自危,這才是真正危機的開始。

一趟退不到的鏢
電影初段,俠客馬鋒雖面對小嘍囉能爽快出手相助,但當面對白玲要求,他被過去那「有強權無公理」的陰霾所阻,婉拒護送孤兒。結果,當他讀到白玲被殺後留下的信,便跌入深深的內疚跟痛苦之中。然而,這信也讓他重視自己對公義的想法,並身體力行地行出來,由本來的局外人轉為出手相助,甚至跟師兄正面交鋒。

「堅守公義」貫穿了整套電影,在我們生活中也不陌生。雖常見,但常留於空泛。也許,是時候細究其真意。「公義」畢竟在不同群體中存有差異,但廣義來說,是在大眾的道德和行為上,行出公平正義的概念,分清是非黑白。今日的世界,我們面對的不公已遠超過電影中的軍閥。縱使「公義」二字不絶於耳,但無論是土地、氣候、農業、經濟等等的資源不均,還是各樣似是而非的道德標準,都不得不叫我們醒悟公義的定義,審視行公義的方法,重新接下這趟退不到的鏢。

 迷失黑白之間,是心未堅定?還是習慣叫我們用沉默妥協?

 為保太平的困難
由馬鋒的愛駒到普城百姓的願望,同樣是「太平」二字。可見,人們心內對烏托邦的追求,從未改變。但什麼是太平呢?面對不公,選擇妥協,又是否能享太平日子?

當電影去到中尾段,富豪跟一班百姓,因各種恐懼而千方百計去阻止克難處決少麟。百姓們是否真的完全相信少帥被放後會留他們性命?不見得,他們也好像活在一個僥倖的心態而已,故此,富豪們才巴不得立即巴結他。

 俠士,往往是普通人為正義,行了不平凡的事,每個人都可以。

相反,克難他雖跟眾人一樣害怕,但他卻有着那份跟大眾利益,是非黑白決心和意志。克服內心軟弱的困難及掙扎,所以能說出「若我們害怕,失去的將會更多。」跟「我怕,但我知道沒有做錯,所以我不下跪。」等豪語。

筆者腦海當刻浮起黃埔軍校的那對對聯,「升官發財請往別處;貪生怕死勿入斯門」。相信講的就是那份為了所堅持的,願意付出的勇氣。結果,克難的堅持,不但沒有贏到僅有的平安,但卻為他留下耀眼的生命價值。有時候,當我們要追求太平,先要戰勝的往往不是敵人,而是害怕失去的內心。

當公義沒人執行,那還有什麼公義?

公義是要有人行出來才存在
就如電影結束時,馬鋒跟楊克難的對談所言,「公義是要有人行出來才存在」。到故事最後,普城被軍閥破壞得七零八落。人們終於醒覺,放下恐懼,把一切豁出去,勇敢地起來反抗強權,奮力維護正義跟公理,最終消滅曹軍,讓公義真正地實踐出來。

知易行難,嘴上所說的「行公義,好憐憫」,相信很多人也知道,好像百姓最初同樣支持處決少帥一樣。但當面對世俗目光、家人安危、前路和財富的重擔時,可不被想像的恐懼而嚇倒,堅持即使犠牲也要持守公義信念的人又有多少呢?世上曾有一位主宰,曾為洗清不義而犠牲,甚至付出後如俠士般,不求回報,你願意認識祂嗎?

(文章節錄自2016年9月號《電影心》)

《電影心》人生熱線
1.故事世界「奇處境」:順應強權跟實踐公義互相角力的城鎮。
2.
想不通的「大問題」:我何苦要為着大眾公義而冒險付出?
3.問題引伸「大災難」:委曲求全,被不義壓制及反撲,付出無法還回的代價,失去更多。
4.災難的「解救法」:克服恐懼,對抗不義,完成大我,甚至作出犠牲的準備。
5.標誌性的「符號信息」:既可釋放又能堅鎖曹少麟的鑰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