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靈修 用心靈書寫聖言

calligraphy_1150_600

毛筆在硯上沾滿了墨,一橫一豎、一撇一捺、一點一鈎,筆鋒隨着提筆者的心意,於雪白的紙上疾走,時而剛勁有力;時而柔如流水。中國書法,是項身、心、靈跟真、善、美相通的藝術。

香港有一群基督徒,以此獨特的藝術融入神的話語,達到修靈感悟之效,他們更合力組織「聖言書藝社」向社會大眾公開推廣,在眾人心田中,撒下福音種籽。

《聖經》是神與人建立關係的重要橋樑,《詩篇》119章11節更提到「我將祢的話藏在心裏,免得我得罪祢。」如何將神的話跟人的生命結連,最好的方法,當然是將其心領神會,再融入日常生活之中,從而啟迪智慧,活出榮耀上主的生命。

以書法服侍群體

聖言書藝社創社會長梁寶珠女士(Miranda)眼見大部份書法展覽中的經書作品,均以抄寫佛經為主,抄聖經只為鳳毛麟角,故決定開始以書法抄寫《聖經》的事工。她於2011年成立聖言書藝社,透過純以《聖經》及靈修為題材的書藝創意榮耀神。神更感動她秉承基督「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的精神,以書法去服侍有需要的群體,期盼把信仰與書藝融合,開拓更多類型的外展侍奉。

Miranda指昔日修讀書法文憑課時,老師讓她臨習多種前人的字帖和墨跡本,其中有敦煌藏經洞發現的手抄佛經,字體別具一格。「當時我想,前人為宣揚佛教,用心抄寫存錄他們信仰的經卷,留存後世。作為上帝的兒女,我們不更應抄寫展示並傳揚宇宙真神的話語?於是我開始用毛筆節錄《聖經》的章節。」Miranda的作品更在書法展覽會展出,吸引好些熱愛書法的弟兄姊妹,一同分享她領受的異象。

起初,她於2008年在香港浸信教會成立「基督徒書藝團契」,並在2011年12月成立一個跨教會的「聖言書藝社」,宗旨是成為結合中國傳統藝術與基督教信仰的橋樑,期望透過純以《聖經》及靈修為題材的書藝創意,見證榮耀神,並同時在書法學習上互相切磋,認識中國文化。

「余達心牧師(書藝社顧問之一)多次鞭策鼓勵,期盼書藝能在信徒中流行,以書法表述信仰並弘道,並以書法抄經以靜心於上帝的道中,以作靈修之用。書藝社便是朝這路向努力耕耘,以期在香港教會孕育一股道藝馨風。」Miranda說。

「書法能幫助人專注靜默,心境平和,不少研究亦已證明書法活動能減輕精神壓力和情緒困擾。病患者更透過他們抄寫的經文的意義,漸漸明白生命的真諦,這對他們身體和心靈的健康都有莫大裨益,更引導他們認識上帝。」

DSC_6077-1

我的恩典夠你用

現任書藝社社長蘇嘉惠姊妹(Patsy)分享多年來,以書法抄寫聖言的感受:「當人感到不快或疲倦,特別在心煩意亂之時,可靜下來寫書法抄聖經,人便能有所領悟,得着安慰。好像我家人近日身體不適,也是如此紓緩情緒。」

她續說:「我最愛的金句是《哥林多後書》12章9節:『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我體會我是如此軟弱,但因此更能記着神的恩典,故給我很多力量和安慰。」

聖言書藝社很重視大眾的參與,以基督教導我們「非以役人,乃役於人」為目標。故此,一直邀請專家舉行講座,也開放跟不同機構合作,舉行外展活動。Patsy說:「雖然參與的朋友有些不是基督徒,只是因被講者吸引而來,但透過講座聚會,有牧師信息分享和唱詩祈禱,加上他們寫的是神的金句,過程中默想神的話語,成為傳福音的窗口。」

「記得有位參與者生病了,他寫的金句『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正感動他的心,給了很大的支持,成為心中福音的種籽,即使是很簡單的金句,他也很用心寫;也有參與者之後會到他們就近的教會聚會,這些都叫我們很感恩。」

DSC_6184

與神相遇的旅程

《聖言‧觀賞書法集》書者、濛一設計坊創辦人關湛機,更表示透過書法靈修可以經歷生命轉化。

年少時的關老師在美國唸書時主修西洋繪畫,自小喜歡中國書法的他,求學時仍會到其他學校旁聽中國繪畫史。畢業後專注設計工作,喜歡書寫行草書的他,作品曾兩次入選當代藝術雙年展。

近年,關老師開始深入研究書法靈修的意義、目的與果效,他形容如今仍是起步階段,不會刻意追求在書法上有更高成就或成為出色的書法家,反而想與更多人分享他的想法、體驗與領受。他說:「我與神的交往不希望在頭腦上,而是心靈上的溝通,書法靈修就是一個讓我親近祂的途徑。」

隨着隋唐時期抄經活動相當蓬勃,不少佛經輯錄成書傳流後世。關老師指抄經與靈修的整合是基於對默觀傳統、書法學習模式的理解,而發展出個人獨特的看法與進路。「在靈修過程中,我也曾有許多掙扎,怕在書法上寫不好、不被認同。然而經過自我省察,接納自己寫得差一點,以率性自然的書寫狀態下完成—過程中的自我發現,也是靈修。」

關老師說進行書法靈修時,首先讀或背誦這段經文,以致對這段經文有了理解,才開始下筆並進入默觀狀態。關老師說:「進行靈修默觀時務必讓自己安靜下來,處於一個專注和放鬆境界,那就是等候神的狀態。該注意的是不要規限神要對自己說些甚麼,也許受經文或字詞觸動,或腦海裏浮現一些事情,那時候就可以和神溝通,從中加深對自己和對上帝的認識。」

Text/Jodie Ho、珮群
Photo/Tidus、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節錄自136期《天使心》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