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我一生最美的禮物

1150x600

 

TEXT/十二
PHOTO/TIDUS & 受訪者提供

電影《奇蹟的突破》中,主角因意外誤墮冰湖,經45分鐘搶救後仍無生命跡象,人生的一切即將徹底破滅之際,傷心欲絕的養母此時此刻卻沒有選擇放棄,呼求聖靈的幫忙,喚回孩子的靈魂後,從而走進一段信心的路程。現實中,《天使心》主編Sharon也經歷了相同的故事。她的大女兒吳一心在出生後半天,心跳突然停頓20分鐘,被發現時已經面色發紫,恰巧的是一心和電影主角一樣,注射了8支強心針,算是因此在死亡谷走過了一回,暫時救回了性命。

「未生孩子前,我根本不喜歡孩子,已向丈夫說明一切換尿布、嘔吐物都由他來處理。」Sharon笑說現在幫弟弟一信換尿片技巧已很純熟,很難想像她是自己口中所說的那類人。因着原生家庭關係,她和丈夫結婚接近10年,經教會開導下才敢生孩子,而且一擊即中,叫不少羨慕生育的夫妻羨慕不已。「一心是個乖孩子,在肚子內極度聽話,即使9個月了,我連追巴士都沒有問題。」

結果,一個美麗粉嫩的女孩出生了,膚色比媽媽白5倍之多,但由於剖腹生產的關係,媽咪產後處於迷糊狀態,除了埋身餵奶外沒有太多親子時間。「看着懷裏的粉團,心想若不是上帝的恩典,哪來如此漂亮的寶貝?」就像時下的港媽一樣,Sharon馬上在社交網站分享喜訊後就入睡,在一個沒有警號的預報下,卻傳來了噩耗。

「太太,你的孩子有點冷,我們要帶她到保溫箱。」Sharon胡亂點頭,只想多睡一刻。一會,護士長急忙前來,淚眼婆娑地說:「媽媽,你的孩子沒有心跳了,我們正對她急救。」

 

一場埋身肉搏的屬靈爭戰

所有睡蟲隨着護士長的話語都彈開了!時值探訪時間,孩子的爸爸Michael剛好到來,聽完護士長的話後急忙看看女兒,幾分鐘之後,面如死灰的大男人說:「我的女兒變成紫色了。」Sharon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失態的老公,在感受到那份死亡而來的襲擊後,她的身體一直在顫抖。與此同時,女兒一心被送往深切治療部急救。

孩子出生,原本是喜樂的事情,誰知道還沒過一天就風雲色變!那一夜特別漫長,原本粉嫩可愛的小人兒一下子變得灰白,需要打8支強心針急救,然後進入了72小時的冷凍治療。「第二天我顧不得極度疼痛的傷口,4點一到便請丈夫用輪椅推我到NICU了。」迎面而來的護士同樣是基督徒,她客氣地說:「復活在主,生命也在主,你要有心理準備。」話音未落,Sharon的眼淚已奪眶而出,眼前的女娃身體各處已插滿了喉管,一大條呼吸器塞進嘴巴,就像一個熟睡了的安息小公主,情況叫人擔憂。

3日後,一心的生命竟然存活下來,但情況仍不樂觀,接下來有可能腎衰竭,不能自行大小二便,最可怕是她腦袋有一部分被融化了,亦需要使用呼吸機。「醫生估計撐不了兩星期。那時我心裏卻有一個清楚的意念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那是一個清晰、平穩的信息,所以我知道只有一條路,就是繼續向前行,因此當下拒絕了醫生拔喉管的建議。」

一心是Michael及Sharon頭生的寶貝,名字的意思是一心向着上帝,一心跟隨上帝。聽了如此可怕的結論後,聖靈卻大大同在,內心非常平安,亦感謝組長許國之、石德華牧師及許靜族長的幫助及陪伴。「我們一家相信上帝的決定,如果上帝要她回天家,就順其自然,但我們不作出額外的動作決定。」

12378056_10153468961587732_1869624255361351430_o

走在流淚谷仍不忘關心同路人

到了第五天,護士說嘗試給孩子喝母乳。「作為一個母親,想給孩子最好的營養,但當時其實還沒有奶,探完寶貝當晚慌慌張張地衝到百貨公司,甚麼相關的用具都買,只想盡自己的一點綿力。」Michael形容當時的Sharon三魂不見七魄,只是上帝是聽禱告的主。一般人在沒有BB吸啜下,較難順利擠出大量母乳。Sharon邊禱告邊嘗試,最後竟然成為「母乳達人」。「也許上帝知道我想多跟一心相處,15分鐘左右便能極速擠完一瓶4安士的奶,然後可以專心陪伴孩子。」

「每天我們都站在保溫箱旁禱告、讀經、唱詩歌,等候上帝。」她提及張恩年牧師有次講道說,耶穌是最終得勝的大君王,當人站在這個角度,就有能力去面對目前的困難,於是努力抓住這個應許。終於等到女兒再次開眼了,卻又無法自己合上,這樣令眼睛很容易乾澀刺痛。另外甦醒後不能自主呼吸、不能自行進食、手部不能活動,腳部能輕輕提起,嘴巴因插呼吸機而不能說話,但上帝卻在這艱難的時候仍使用夫婦二人。

當時鄰居多了一個南非BB。「一把清楚的聲音催迫我跟『黑人媽媽』說Don’t be worry,我心想自己都『周身蟻』,無力再理其他事,便跟上帝說如果明天我開門第一個見到非洲媽媽,就說吧!誰知事就這樣成了!」原來懷孕26周的「黑人媽媽」路經香港旅遊,孩子在長洲突然出生,生出來只有蘋果般大小,「黑人媽媽」需要付出沉重的醫藥費,加上沒有地方居住,十分徬徨。後來她找到一個姊妹,能提供兩個多月的免費住宿,期間她不斷鼓勵同是基督徒的「黑人媽媽」禱告。「看着她的孩子3個月後順利脫離呼吸機,追上了普通BB的重量,實在感恩。」最後「黑人媽媽」的生產費連同孩子的住院費,由一百多萬港幣的醫療費被豁免到十幾萬,兩對夫婦四人拖着手在醫院大堂一起祈禱,感謝主的恩典。

之後Sharon連續為了幾個媽媽在餵奶室禱告。「不要單看自己的困難,在困境中仍要聆聽上帝的話語,關心有需要的人,因着基督在我們身上所做的,並願意多給別人恩典,要感謝所有東區醫院E7醫護人員,特別是湯金媚姑娘。」

 

縱是天邊也有人為你禱告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Sharon頭半年偷偷在房間流淚、禱告。「當時我媽媽身體不好,丈夫要上班,在家時我常把自己困住在房間。期間醫生一直做了很多檢查,都找不出原因,也不是因為遺傳病的問題,所以內心充滿對自己的控訴,甚至除了每天準時到醫院外,都出不了房門。」在幫助別人的同時,一心的情況並沒有太多改善,面部皮膚突然有「格仔」狀的血管浮現,四肢溫度下降,軀幹發熱,而且身體不斷冒汗,有時心跳更直迫每分鐘200下,之後又曾發現肝臟血管瘤,讓父母的心情猶如坐過山車一樣。

「似乎你已禱告直到力量殆盡,流眼淚如下雨滴終日不停,主關心而且了解你能忍受多少,祂將告訴別人為你禱告。」這一首老詩歌似乎回應着兩夫婦的心情,在一心出事當天,有弟兄發起WhatsApp 信息代禱,傳給當時剛到達以色列過節期的Simon弟兄。深愛以色列的他對一心有深深的負擔,不但發動多間當地華人教會為一心代禱,而且私下常常為一心禱告到痛哭。

 

輾轉之下,Simon有機會到NICU探望孩子,當他在醫院快餐店為一心作預備禱告時,哭到不能自已。他堅定地說一心是屬於以色列的,上帝告訴他有日要帶孩子回去以色列獻祭。「一心看到這位素未謀面的哥哥像是看到老朋友一樣,多次舉起腳give him five 之餘,更首次嘗試伸直身體,作出預備跳出來的動作。」此外,有兩位遠在以色列開餐廳的夫婦,因上帝在禱告中告訴他們回香港時必定要看一心,於是二人由以色列回到屯門的家,再由屯門用了兩小時去到柴灣的東區醫院,只為替一心禱告。當下,一心身體極其抖動,上帝親自派使者來回應她的禱告。

 

仰望上帝學習當無條件的父母

沒有人預期一心可以活過半年,誰知道這個孩子一直成長,叫所有醫護人員大跌眼鏡。媽媽跟一心靠着聖靈引領,幾乎是心靈相通。「有時候寶貝女突然發燒,只要是爸媽來了,給她清潔身體,抱抱她,通常就回復正常。一心是個好孩子,喜歡被寵愛的感覺。」最初醫護人員不太相信Sharon的說法,日子久了,萬試萬靈,她們也願意放手給二人在探病期間完全照顧孩子。「跟醫護人員相處久了,大家知道我們真心愛女兒,特別是一心爸爸,落手落腳地照顧孩子,更特別跑去學習基本的物理治療及職業治療技巧,希望可以把孩子帶回家照顧。」

曾經是敬拜隊的一心爸爸,錄下不少歌曲給女兒收聽。在孩子昏迷的日子,護士幫忙把MP3播放器放在保溫箱,希望喚醒女兒的靈魂。「可能一心也愛上了敬拜,每次病房收新症的時候,她總是給我一個眼色,像在說:『媽媽,禱告吧!』我們要用禱告搶回這個孩子的性命。」Sharon跟病房中同是基督徒的護士分享後,話說某個晚上,一心來了一個情況比較差的新鄰居,該護士晚上巡視時看到一心嘗試轉身去偷看這個新來的BB,看看他是否安全,此時她想起Sharon的說話,便告訴一心:「這個孩子情況穩定了,你安心睡覺吧!」沒多久,一心便呼呼大睡了。

Sharon說,一心反而是她人生的屬靈小老師。「她喜歡聽詩歌,收聽教會的講道,聽着聽着,嘴角微微揚起。」即使女兒無法表達,可靈裏每日每夜散發着順服等候的氣息,絕不埋怨。就算肉身的心臟被攻擊,她屬靈的心永遠完全,是單純的仰望、信靠。「小小人兒,讓我們學習到無條件的愛。愛就是愛,無論她美醜貧富健康生病。」

 

BB來了,人算不如神算

一心的康復之路極不容易,之後更面對濕疹、頭泥等棘手問題。每次的問題都相當嚇人。然後更嚇人的事來了,某天Sharon發現再次懷孕了。整個NICU醫護人員都非常擔心她,怕如果第二個孩子出了甚麼問題……

這次懷孕發現時已經11周了,第一次「見面」時,他急不及待地在超聲波照片內跟父母揮手。Sharon再次禱告。「上帝告訴我這孩子叫一信,就是信是所望之事的實底,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整個懷孕過程,我堅信他是健康的小男孩。」於是她每天照舊出入NICU,沒病沒痛,所有檢查顯示正常。期間一心情況出奇地穩定,媽媽就為女兒洗澡到臨盆前的一個晚上。

結果,弟弟一信在40周足月出生,聲如洪鐘。Sharon亦按照跟一心的約定,產後第二天的4時正準時出現在她床邊為她清潔身體。「其實開刀後的傷口極其痛楚,我跟上帝說:『主呀,求祢憐憫!我好想去看一心,願祢叫止痛藥力充分發揮。』當時竟然完全不痛。」直到現在,她的傷口偶然仍會隱隱作痛。最特別是,在一信的嬰孩奉獻禮時,Sharon母親在呼召的環節時,主動走到講台前決定及接受牧師的祝福。「媽媽從一心的事情上看到上帝的作為,實在感恩。」

 

期待相聚在天家

26個月後某個晚上,一心再次失去心跳,到了搶救後第二天的中午,Sharon終於看見寶貝。微弱的她首次也是最後一次對媽媽表示:「我不行了。」一心「告訴」Sharon,想媽咪捧住她,就像以前一樣溫暖。最後一心竟然雙眼可以正視着爸媽,沒有了平日的一隻眼斜視的情況,臉上盡是感恩之情。Sharon對她說:「傻瓜,該感恩的是我們,你為了我們忍受肉體的痛楚這麼久,夠了!回去吧!你是個真天使,快回到你的原生地去……」

在沒有拔喉、沒有減藥的情況下,心跳愈來愈慢,直到歸零……原來靈魂有一定的重量,在一心離開的瞬間,懷抱中有些東西不見了。Sharon深深感受到,她被天使接走了,耳邊縈繞着來自天堂的音樂聲,歡迎這位新手天使。父母最後要求為一心清潔身體,看着身體漸冷的女兒,二人如常為她洗澡,穿上可愛的小鹿睡衣並吹乾頭髮,再戴上髮飾。之後她問丈夫可否完成心願,就是直抱一心。身上已沒有任何喉管的她,輕鬆自在。

「辦死亡證的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上帝真是好,叫我滿有平安,我清楚知道並感受到一心已釋去勞苦,她已不再受任何綑綁。」兩年多好像一陣風,轉眼就過。當中只有愛,沒有後悔。「在女兒離開的一年後,Simon弟兄親手帶領一心的骨灰去到以色列的海底埋葬,完成了上帝託付他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