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sunmeetsmon_benny_2_1150_meitu_3

PHOTO/Tidus、英皇電影
TEXT/珮群

近年,多套探討民生、反思社會的香港電影,沉重的氣氛叫人透不過氣。新一代導演劉偉恒(Benny)的新作《某日某月》及早前的處女作《王家欣》卻反其道而行,以清純愛情為觀眾帶來心靈清泉。為甚麼他有這種選擇?他又想帶出甚麼信息呢?讓我們一起和他輕談他的愛情觀;淺唱他跟上帝同走的導演路。

《某日某月》設定為一段發生於九十年代的清純戀愛故事,原來是Benny刻意安排。「首先,我希望帶觀眾返回九十年代那份純真,再反思今日身處的生活境況。當時社會前景迷惘,但我們能活得純粹,為何今日我們常以言論互相攻擊呢?」

他接着說:「另外,我想表達愛情純真的世界。真愛需要為對方設想、犧牲,願意耐心去等待,有耐性地相處。」有人說如此戀愛不合時宜,但他堅持說:「無論是甚麼年代,社會怎變,愛情的價值觀也應如此。」他更以生活小事點出精要:「好像對方遲到一會,你便立刻不耐煩傳短訊責罵他。沒有互相體諒的心,當中的愛便不純粹,傷害亦會隨之而來。」的確,當愛情以自己為中心出發,無疑不再能談得上「愛」了。

whensunmeetsmon_003

你你你為了愛情……
如何談情說愛,各人或有不同。Benny強調愛情不一定要驚天動地,但必須真心付出。「愛最大的元素是你到底願意付出多少?」他表示《聖經》早已教導我們情為何物,給予一條最平安的愛情指引:「《聖經》中,主來世界犧牲之前,祂不會問人為祂做了多少事,但耶穌會付出、醫治,為門徒洗腳。所以,既然你喜歡他,便先為他着想,願意站在對方的角度去思考。」

他把相關元素亦放於其作品之中,希望能在創作上加上對《聖經》的回應:「《王家欣》中,我請了何嘉麗為我說:『要找就一定找到,叩門一定會為你開門。』表達鍥而不捨的追尋。而《某日某月》,我借林以諾牧師的口,以《雅歌》跟聖誕節表達了『真正的愛是犧牲的愛』這個我們從基督身上看到的信息。」

whensunmeetsmon_004

愛與誠
經典電影《幻海奇緣》(Edward Scissorhands)內有句對白:「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誰,而是我在你面前可以是誰。」信任,是感情的基礎。Benny表示愛情除了不計較,亦需要彼此尊重、坦誠地交心相處,彼此認識,而不是跟從坊間甚麼攻略或是對方不情願仍癡癡地等以為偉大。

Benny坦言:「我認為愛情愈簡單、純真便愈好,不需要太多世上的預設,但需要回到神的當中。好像神教導我們不去說謊,因為若連面對最愛的人也說謊的話,哪裏會有坦白呢?而且所有不潔的事是會累積的。現實生活已迫到大家很難相處,好像工作或婚後照顧小孩,所以有甚麼事也要拿出來談,必須要對方知道自己的心意。兩個人相處,最重要坦白、交心。」

Benny_1150_650

片場中見證主
談過愛情,說回他的導演路。DJ出身又曾跨過無數荊棘才能成為電影導演的他,分享信仰給他在這路上的力量和恩典。他堅持自己的創作沒有背離信仰,不斷求神在背後幫手開路,更會在拍攝之先禱告,拍攝期間亦會盡力解決問題,維持劇組和諧氣氛,以行動作見證。

他說:「能夠得到每個工作機會,我很感恩。因這是神的安排,我做的事只是盡力不違背神的心意。我當然不是站在道德高地說教,但除非劇情必須,我不會因要取悅某些人而去加入吸人眼球的鏡頭。」

同時,他亦感恩電影公司跟多位伯樂、友人等給他的支持,尤其是鄭丹瑞在他初當導演時教導他千萬不要發脾氣,因這是解決問題最差的方法。「這真的是屬靈爭戰,這些堅持是種訓練,是神開路。而且,若大家互相不妥對方,拍出來的電影也不會好。」

最後,他更分享自己作導演的心願。「我會提醒自己不是要做個出名的導演,而是在每一個地方做見證,無論是藉着電影作品還是行事為人,以帶人信主為前提。」

(內容節錄自2018年6月號《電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