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粉佬變牧人 大馬羅記見證:耶穌無搵我笨!

IMG_4725-1在一般人眼中,來自馬來西亞的何海山、楊慶進和張大衛是無藥可救的一群:為了一支毒品,他們不計較自尊、不顧慮道德,更犯下大大小小的罪。縱使親人朋友都捨他們而去,但神從來沒有離棄他們,更親自拯救,讓他們得免受罪的綑綁。今天他們成為了牧者,以自身的經歷去為神牧養一批同樣沉溺在毒海的迷途羔羊。

何海山   黑幫大佬開個唱傳福音

白天,他是黑社會大佬;

晚上,他是歌廳歌手;

深宵,他是無法自拔的癮君子。

縱使擁有一副媲美羅文的歌喉,卻因為毒品而不斷犯罪、沉淪。昔日的何海山在人看來無藥可救,一敗塗地,但在神眼中,他仍然是尊貴無比。因着相信耶穌,他重拾個人尊嚴與自信、帶領了身邊的父母與親人歸信了主,更善用天父的恩賜,用歌聲領人歸主!

記:最初為何會加入黑社會?

何:七十年代初期若你沒有黑社會背景就會給人欺負,反之,就可以欺負別人。而且朋友加入了,自己又想有點成就,所以14歲就加入了黑社會。

由於我有一種領袖魅力,16歲已經吸引到一群手下跟着我,黑社會的叔父覺得我很有衝勁和潛質,便提升我坐第二把交椅(白紙扇)。直到今日,我的幫派還未有人試過有人同時兼任第二把交椅與「先生」之位。(先生是負責主持黑社會入會儀式的人)

與周潤發同台演出

記:你是怎樣加入娛樂圈?

何:自小我已對唱歌有興趣,也不怕在人前表演。加入了黑社會後,也會去參加各式各樣的歌唱比賽。因為是在自己地盤,所以每次比賽都會有很多支持者捧場!

累積了經驗後,在1980年加入了馬來西亞的「天虹歌劇院」和「金馬夜總會」。當時周潤發剛拍完〈上海灘〉、〈親情〉、〈網中人〉等劇,來到「天虹歌劇院」表演,我更有機會與他同台演出!

記:當時的心情的怎樣?

何:那時我白天是黑社會,晚上是歌手,唱完歌帶着黑社會的手下去打人。沒有顧慮到自己是歌星的身份,也沒人告訴我歌手應該有什麼的形象。對我來說,唱歌只是賺錢來滿足毒癮,黑社會讓我尋求刺激、樂趣。每一日都是迷迷糊糊的過日子,不知道、也沒想過未來怎樣,每天只想尋刺激、尋到錢就去買白粉。母親說我吸毒的錢能剩下來的話,可以買一幢獨立式洋房了!

記:家人對你入黑社會、吸毒有什麼想法?

何:家人覺得沒關係,因為我父親也是黑社會中人,而且因為我是黑社會的緣故,弟弟妹妹都受到保護。家人已經慣常出入警察局為我保釋、請律師為我辯護。

但對於我的毒癮他們也束手無策,父母用盡方法,也沒辦法叫我戒毒。為了滿足毒癮,偷呃拐騙無所不為,試過一年內被補三次。後來犯的事愈來愈多,索性避走他方,終於一次失手就被捕了。以持械行劫、收藏毒品、偷竊等七項控罪判監八年。

 

IMG_4815

心情不好亂改歌詞

記:你是如何認識耶穌?

何:在監牢內,開眼四幢牆,閉眼四幢牆,日日無所事事等日子出監。當時有人邀請我聽耶穌,但我想我們黑社會拜關公,講義氣的,點會去拜耶穌?且我所知的耶穌是「鬼佬」拜的神,與我無關。但見他一直叫我去,唯有應酬一下。

記:既然沒用心聽,為何又會信耶穌?

何:不經不覺聽了這班耶穌仔耶穌妹三年幾,聽下聽下又覺得幾好聽。有時心情好便跟他們唱,心情不好便自己改歌詞:「耶穌搵我笨,耶穌搵我笨,耶穌爭我三千蚊。」但他們也不會發脾氣。我在想,這班人每個星期都不辭勞苦的來跟我們講耶穌,我信了他們有什麼好處呢?他們所說的耶穌是不是真的?慢慢我在想,如果有一天,自己可以好似他們一樣,也不錯。於是我打開自己的心,作了一個「口裏承認,心裏相信」的決志禱告。

這是我信主的開始。

……

(詳細內容請參閱132期《天使心》月刊)

撰文:Winnie Wong
攝影:飛
其他精彩內容:

《天使心》五月號

從亞視到創世電視 葉家寶再戰江湖
穿越思念的盼望 彭家麗
背負一個難以承受的名份 何紫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