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方舟看大型佈道會的意義

林以諾牧師

- 阡陌社區浸信會主任牧師

福音的核心信息是十字架的救恩,所傳講的信息是耶穌寶血洗淨人的罪,人在罪中的唯一拯救是信耶穌。這是福音的核心,旁邊的素材或例證並不是最重要的。七十年代興起末世的信息及世界末日的題材,不論是在基督教、耶和華見證會或摩門教都談論,同時亦流行外星人的謠傳,和認為人是進化而來的,又說聖經內充滿著外星人的證據。後來又興起世界末日及主再來的談論,所以當時大部份的佈道會都與末世有關的,很多人因為害怕末世而相信耶穌,但今天回頭一望,這一批人為何又不覺得當時被牧師欺騙了?


因為佈道會的重點不是末世,「末世」只是一個借助的題目,用來宣講救恩的信息。如果一個佈道會只是宣講末世是很恐怖的!只宣講世界末日的恐怖、死傷、 瘟疫等情況,然後向你說:「信末世罷!你會得救的!」這是多麼可怕!其實在末世裡,唯一的盼望與拯救,就是相信這位為我們降生、死而復活的耶穌。我們所宣講的信息,是要叫人相信耶穌,而不是末世這話題,不是只叫人相信末世隨時來臨,而是藉著末世告訴人唯一的拯救是耶穌。所以,佈道會裡相信的人就是這信息,而不是講員提及的末世情況,直至如今那末世情況還未完全發生又如何呢?信的人不會因為這原因而放棄信仰的,他們頂多只覺得當時講員提早說了,而已,他們認清信仰及日後返教會,也確知道自己所信的是耶穌。

 

得救與否誰來定?

其實今天傳福音是否過份執著呢?難度我們要相信一個人是極度了解救恩的內容,才認為他的信是真實麼﹖這種想法只屬一些知識份子的標準而已!真抱歉,我認為這些知識份子是罔顧了一些草根人士得救的可行性。我說一個親身經歷給大家:我爸爸七十多歲時,我已向他傳福音很久了,他在人生終結前八個月在醫院中渡過時仍然不相信耶穌,無論怎樣說服他,他都不信。後來有一位牧師主動地要求向他傳福音,並問我可否立刻為他受洗 我當然不抗拒,只是心想:我傳了這麼久他都不信,你進去談一下子他便信?應該沒可能的罷!但他進去了不夠十分鐘,爸爸真信主了,我自己也感到驚訝。

不過,那位牧師決定不立刻替爸爸受洗,建議找堂會牧師去施洗較好。於是我走進爸爸的病房,看見他正在笑著,其實住院八個月以來他從未笑過,我問他為何這麼快樂,他說是因為信了耶穌,然後我問他耶穌是誰,他說耶穌就是為我死的那位,我再問他這是信主的原因嗎 爸爸說是的,他堅持自己是信主的!第二天他請堂會牧師來為爸爸施洗,他問爸爸知否耶穌是誰,他答是神的兒子,牧師又問除了知道耶穌是神的兒子之外還知什麼,爸爸答不知道了,於是牧師便跟我說未能替爸爸施洗。我很生氣,因為這樣的標準實在太恐怖了!

我們要求一個人清楚回答我們所訂的標準答案才是得救,這是一個十分恐怖的現象。我們將得救的範圍收窄至自己的標準答案,這是我不能夠接受的事實!還有一個更大的神學問題: 一個人之所以信耶穌,是因為我們理性地向他說明和說服他,所以他相信嗎?我認為不是!所以有人對於佈道會加以評論,質疑人在佈道會所相信的只是霎時衝動,但我認為衝動與感動是難以分辨,特別是發生在佈道會之內,如果這心理狀態你是分得到的,我想你是心理學專家了。

 因此,請不要隨便地否定一個人信主,有些人決志時真的不清不楚的。我聽過一個見證,有一個人聽完福音聚餐會的信息之後,他原是沒想過信主的,後來身邊的朋友強迫拉他出去決志,於是他被迫地走到台前,但當牧師為信主的人祈禱的時候,他就哭著決定信主了,連他自己也沒法想像會在一分鐘前後有這麼大的轉變,難道我們作為旁觀者,還可以說什麼呢? 信徒在別人信主的過程裡,只是負責傳信息的,人的相信一定是出於聖靈工作,所以有些人批評在佈道會裡信主的人信得不清楚,其實是他的神學有問題,他是在批評聖靈!

我再講一個見證,葛培理最後一年來港舉行佈道大會時,我已是牧師,我與弟兄姊妹一起去,到逹大球場時,發現已經全場滿座,我們轉去旁邊的陸軍球場。那時正下著大雨,我們要開著傘繼續聽信息,但講道那麼久,我們都只是聽到雨聲,其餘什麼也聽不到了。但神蹟卻在此刻發生,呼召時雨停下來了,大家都拿下雨傘,很清楚地聽到講員作出呼召,我現到有人在走動著,以為他們離場,因為我們沒帶新朋友來,便打算跟著他們離場,但後來知道那一群人是回應呼召而進入大球場的!我們覺得這是一個神蹟!因為剛才下大雨的聲音是蓋過了講員的聲音,到底他們相信的是什麼呢?

在當時我明白到,一個人可以沒聽到任何說話,在呼召時只要聖靈工作,信的人也會受感動走上台前決志信主,或許信的人未明白所相信的為何事,但我仍認為那一刻信得不清楚有什麼問題?我敢問現今有多少基督徒返了教會二十年都仍是信得不清不楚!他們的情況跟大球場決志的人是沒有分別的!其實佈道會的責任不是叫人信主要信得清楚,也不是所有舉例的例證永遠是真的。在佈道會裡,我們應該將核心信息向人說明,得救的方法是相信耶穌。當人被聖靈感動而相信之後,就應有真正的栽培,讓人信得更清楚明白。這是日後信徒與教會的責任,而不是佈道會的責任。如果我們對佈道會的事工嚴苛批評,只會變成學術與知識的回應,最後會令人高舉了學問、學位、知識,過於聖靈的工作。這是我們值得反省的。

 

以《挪亞方舟驚世啓示2》傳福音

我相信《挪亞方舟驚世啟示2》是一齣嚴謹的製作,內裡有很多感動的片段。一班來自香港的探險隊能夠冒著生命的危險前往,就算不是現場親身經歷也已經感到很震撼。看見許多石頭從山上滾下來,他們深入探險之餘,又面對高山症、面對嚴峻的環境,究竟他們想做什麼呢?他們去完成的這件事,是上帝給予他們的機會,去探討究竟和當中的警號。

我也不客氣地說,現今教會去傳福音的熱誠,實在是冷淡得很可怕的。看見九七年之後大型佈道會已越來越少,因為有些人不負責任地批評大型佈道會勞民傷財,信主的人多,卻不能久留於教會。然後又有堂會牧師回應,說自己教會做的佈道會更有果效,但我不太明白大型佈道會跟堂會佈道會有何矛盾,也不明白為何堂會要專注於自己教會之內的佈道事工,而不再有興趣參與大型佈道,亦不會動員人手來參與。如果堂會同工是甘心地參與自己堂會佈道是好的,但現在傳道同工多數不過三年便轉工場,事奉的年日那麼短,又如何發展當會佈道事工呢?還有,一些大型堂會的回應教會已有「人滿之患」,沒有位置給新的加入者,所以沒有興趣於大型佈道會,這種想法對教會發展的破壞何其大!

其實,大型佈道會是讓堂會不只是關心自己,更明白整個香港的需要,而且這是帶來教會合一的見證,信徒傳福音的心再被挑旺。倘若單靠堂會佈道是可行的話,就無需要大型佈道會了,所以兩者是互補而不是矛盾的。當年批評大型佈道會的牧者應該要深切反省。今天教會是花最少時間傳福音的,我們用很多時間去處理教會的活動及會議,這是一個令人心痛的事情。到底佈道事工在教會的年度計劃內是佔多少呢?從此可見我們是否著緊佈道工作,我曾聽說過一位牧養數十位信徒的牧師,他說信徒是要彼此相愛而不是傳福音,我心裡暗忖,我從來沒聽過這樣的教導的,在聖經的教導裡,彼此相愛與傳福音是沒矛盾的,後來我再遇見這間教會,結果只剩下十一位信徒。由此可見,不主張傳福音的人,是漠視聖經的大使命。

《挪亞方舟驚世啟示2》是很值得以大型佈道會的形式舉行的,鼓勵信徒邀請朋友一起欣賞這部認真的製作,帶著末世信息的電影。當然,電影有其不足之處,原因是香港人喜歡有一個現場的人向他們說話,所以,若是堂會佈道會,要配合短講與呼召,讓觀眾不只是看一部電影那麼簡單,而且,信息宣講也可以是預錄的,當然真人的演繹是比較吸引,以現場宣講福音信息,讓人去接收,並給予人一個機會去決定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