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取理性科學態度 反對須有證據

梁燕城博士

- 加拿大文化更新研究中心會長 

另類研究~方舟探索

有關方舟探索,自始都是一個「另類考古」或枓學研究,之所以稱為「另類」,因為在十九世紀以來都認為進化論是基礎,考古是沿著進化論的思維方式來定年代、考古文物等等。有人類歷史之後的考古,也加上以歷史文件作依據,而史前史就基於進化論定了的一些年代,定斷那些是屬於那年代的發現。


究竟我們對歷史的觀點,是否一定要採取進化論的觀點﹖特別是對於史前史而言,當然不是人人都同意進化論所假設的,特別是十九世紀所講的建立的一些觀點。例如宗教起源是源於巫術、圖騰、或者是自然崇拜、萬物有靈之類,過去都有宗教研究大師或考古學、人類學、宗教學專家,嘗試以各種方式解釋宗教起源。起源基本上是假設進化論的,但在後來更深的研究下,都遇到很多難題。有假設由圖騰開始宗教,但很多當前找到的原始部落用的圖騰分析,都不能證明跟宗教起源拉上關係。巫術的研究,是當年佛羅莎(Sir. James George Frazer) 提出的,《金枝》(The Golden Bough) 這鉅著寫了十二冊,但書中的證據最終被發現沒有調查過,全都是作者取別人的研究的。但巫術是否跟宗教有關係﹖已經找到許多事實,不是跟假設一致的。

對早期宗教起源的研究,到二十世紀已不再接受假設了,改另有一個方式,例如以「現象學」的方式來研究分析,就是讓宗教自己的體驗作為核心研究,而不是將宗教化作一些其他更簡單的事來解釋,這種叫「發生學」的解釋,在二十世紀中又不再採取了,後來發現十九世紀所定的「宇宙觀」,到二十世紀仍是主流解釋,但慢慢發現證據不一致,便又採取新研究,不會繼續沿用一些舊東西來迫出他們定的進化規則作結論。

學術上當然可以追查很多資料,我也寫過好幾篇相關的學術論文。我們做學術研究的,不要確定只有一個宇宙觀,我們不要接受一個目前權威認為最正確的宇宙觀便算,因為這觀念可在幾十年內全部改變。人類是不斷更新改變的,幾十年內科學可以進步更新,曾被認為不破的真理,幾十年、一百年、或一兩世紀後,會完全轉變,甚至被完全推翻,因此我們對研究必須維持開放態度。

亦正因如此,我們要作另類研究:歷史是否一定要按進化論的方式去解呢﹖其實現時也有很多另類研究,例如是否有外星人曾到過,埃及為什麼金字塔被搬到,人類跟據當時技術應該沒可能,等等,這類研究很多,有時不一定是確實的,但也會衝擊了當時已定的宇宙觀。致於方舟探索,都是屬於「另類研究」的一種,因為基督教信仰相信聖經記載是歷史事實(即否定進化論)。而我相信聖經記載人類起源和發展,是具有歷史事實,而不只是神話。

 

堅持聖經真確的立場

正統基督教認為《創世記》記載是歷史事實,而另一種神學假設則認為是神話,只不過故事意義很好而已,不用研究是否有挪亞方舟、洪水發生的。如此解讀古時神話,找到很多意義出來,這是某一種神學的觀點。我可說這主流基督教大部份都相信聖經有歷史事實性。有這種信念的人,便會去尋索歷史有沒有這樣的考古證據,這當然出現很有趣的研究。有些人深信聖經是歷史事實,便去尋索一些說聖經記載過的事蹟是否真實,而事實上,所發現到的都確定是歷史事實。

不說《創世記》那樣久遠,就說耶穌年代。究竟耶穌年代有沒有目擊證人和證據﹖一直到1888年找到畢氏大池,及2005年找到西羅亞池,這兩個池都是在公元70年裡被羅馬軍摧毀的,因為曾被摧毀,找不到真正位置,所以一度有人認為這些記載不真實,耶穌不是真有其人,可能都是神話。直至找到畢池大池和西羅亞池的文獻記載與聖經一致,便證實原來當年寫聖經的人一定見過這兩個水池的,並非自己幻想出來的故事。如此,即是說作者可能有目擊的資格,而他是跟耶穌同期,才能見到這樣的事蹟。但這考察這些可不可靠呢﹖

從沒有信仰的原則去看,我們研究新約聖經的可靠性,是屬於另類研究。好了,現在說耶穌基督的記載,找到了一些確實的資料了,但對於《創世記》而言,有沒有什麼今日遺留了下來可作考證呢﹖考古對遠古時代有各方面的發現,而大洪水最古的記錄,是屬於人類被創造以後到洪水前是一個階段,而洪水之後又是另個文明重建的階段。

 

目前發現與假設一致

如果洪水真的發生過,應該有些遺蹟罷。按有些研究曾發現了大規模的化石,可能都是經歷洪水的,有些發現了樹木的化石穿過幾個地層,也有發現是洪水造成地震等等,雖然發現未證真實,但確是有可能發生。或者大洪水時期,令地球天氣有突然大變化,令熱帶變寒帶結了冰,這是我們發現到的事實。

但洪水的假設是否解釋了進化論解釋不到的事實呢﹖例如長毛象因天氣變化在北極被急凍,假如洪水是全球災難,有沒有記錄呢﹖是有的,在古代神話和傳說中都有相當多記載,這可能是人類的記憶遺留和記錄下來的,所以洪水的發生並不是沒有根據的。而大洪水是史前史,如此,便推論了史前可能都有一定文明發展,不是想像中的落後,拿著掍打野獸那種。因為那年代人類有一定文明,所以才有辦法建造挪亞方舟避過洪水。

這是一個推論,除非找到挪亞方舟,否則我們沒法證明。但挪亞方舟本身就有很多人有自古記錄,說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一帶,當然記錄的人也具有一定的歷史誠信性,好像巴比倫祭司巴洛素斯(Berosus),還有著名歷史學家約瑟夫斯(Josephus) 這著名歷史學家,他們都有文獻記載方舟還在山上,不過現在已散失了。另外,亞美尼亞國王子亦記錄過發現山上有方舟,而且文獻今天仍給人看得到的,這些記錄裡,起碼歷史曾經有人宣稱方舟還在山上。

當然,若你認為方舟只是個神話,你便不需這個研究,但總有人認為真有方舟在山上,你要基於這假設才能去做研究的,於是便會去看看可否找到前人所講的位置呢﹖ 其實二十世紀以來,都有很多人不斷去尋索方舟的,但總缺乏確定證據,包括確定圖片,有時恰巧找到三兩件木頭,也不能證明什麼,但問題是它仍在,那麼還有沒有可能找到它呢﹖

其實我都是懷著這信念的人,我喜歡探險的,所以我一直關注尋找方舟的事件。最早期都是我跟影音使團傾談,據說土耳其某一個位置發現船型的化石,所以我第一次探討那化石,至於有關船的講法,看似有些根據但似乎不足,我們沒法確實那是方舟,但後來由於認識了那一帶的庫爾德人,探索隊便推動他們,看看有沒有機會上山,然後便發現了擬似方舟的物體。

有說方舟分了三塊遺骸,但所說的都是單面證據,沒有拍攝到整個方舟結構,最多是幾件木,那是未足夠確認的,直至最近有比較重大的發現,就是攝影隊拍攝到明確認得出的大型結構,並不是一塊小木頭,而整個木結構還有幾個六七個位置,而且有一部份位置可以爬下去看的。還有,有些類似食物的東西也找到,那是用來做什麼呢﹖還有一些結構是否來拴著那些牛羊等等呢﹖裡面有很多引起人興趣的重大發現,但這發現究竟是否方舟﹖我作為學者不會立刻答你是方舟的,最初他們說是方舟時,我還有些保留,我覺得要先研究清楚,因為這是一個真實的發現,如果真是有這樣結構,這樣便跟山上存有方舟的講法一致。

我一向都關注這事件的,我傾向認為它可能是方舟的,因為它現在跟各方面的假設一致,起碼這是有利的證據,當然,現在我們並不能一致證實它是,但肯定的,是這發現跟方舟的假設是一致的。

 

反對要提出理據

現在發現跟假設一致時,當然是要研究了。其實當時發現是初步的,但拍攝到的這結構,解釋它亦有相當的困難。譬如說,這可能是山上建了個木造城堡,不過歷史上沒有記載,而在這麼高的山上建造城堡意義實在不大;又是否古時有滑雪的人建屋來避寒呢﹖但看地形這不象滑雪勝地,那時又沒有高山滑雪的,那應該無需這些結構罷。

總之,要提出這結構不是方舟,便要有證據去解釋它是什麼,因為這麼大的木結構在四千多公尺高的位置上,而裡面擁有似乎跟動物有關的東西,而且空間裡還有空間,這些都跟方舟的假設一致。如果你要提出不是方舟,便要找出其他可靠的假設出來,去推翻方舟的講法。然而,我從當時各方面所找到觀察,我覺得是有方舟的可能性是頗大的,起碼跟相信方舟仍然在山上的發現是一致的,但仍需繼續研究,這就是屬於理性研究的範圍。

當然,這說法一定是很多人反對的,尤其是反對基督教的人,因他們最反對聖經有關的證據,另外,基督教裡也有一種神學不相信《創世記》是歷史的,他們也會反對這說法,還有一些都信《創世記》是歷史,但認為不會有方舟在山上留下的,總之,反對的人一定會盡用任何方法反對,令人不支持。但無論如何,都應該採取理性的態度,提出可信的反對證據。

第一步是要同樣去這地方去調查,尋那反對證據。或者你的反對是認為這是人造的,你就要同樣造這麼一件東西在四千多米的山上,給那些泥和雪蓋著,又放一些類似豆的東西,你造一件同樣的東西出來又能放在同一位置,這便是你反對的方法了!好像有些人說找到外星人屍體割開來解剖,證明他存在,但很快,只要有人影出同樣的東西,也用舊式攝影機,做同樣的事,於是發現便無法成立了,因為是可以造假造得到的。

任何造假的宣稱,任何反對的人,認為現在發現方舟這個宣稱(只是宣稱而已,即是疑似是方舟),你若說它不是方舟,只要同樣做一個假造的東西,證明它是假造的便可以,這是我向反對者的一個挑戰,如果你能造到出來,我便五體投地,立刻服了你。若你宣稱它是假時,你也要證明它的宣稱是有根據的。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不是造假,不過這是後來的東西,但證據在那裡呢﹖有些又說看到影片中有蜘蛛網,如果你認為是,你要上去調查是否真的有蜘蛛在裡面生存。其實你可以給予任何的幻想,提出任何可能性,但一定要有足夠的證據去顯示想出來的解釋,那便可以底消了方舟宣稱了。

 

非理性的簽名行動

提出反對是可以的,但應該找個真正專家去調查,而不是說這機構只為賺錢,這一方式不是學術理性的方式,就是假設研究者的動機是醜惡,而這種鬥爭方式就如以前文化大革命時,說林標潛在毛澤東身邊幾十年,目的是想推翻毛主席,你可用這理由,但這不是客觀的理由。要問他人的動機基本上不是道德的做法,因為一個人怎樣想,沒有其他人可絶對證明,除非你在那人的身上找到他過去的污點,例如他以前經常詐騙,所以認為現在也是,你可以這樣說。

若說這機構是騙財的,你要找出證據,例如以前的醜聞,或者去會計師那裡調查,因為慈善及宗教機構是要交數給會計師的。隨意推測別人的動機,是一種不道德的做法,你說他以前都做過這些事,你便要找證據。要抹黑一個人不可以隨意抹黑,要有根據。因此,如果你用動機推測,是一個最壞的學術研究。

舉個實例,歷史上曾經真是有其事的。1965年,中國有人批鬥愛恩斯坦是資產階級的科學,就不符合無產階級科學,文化大革命時真的成立了一個批判相對論的小組,認為相對論假設了光速不變,是暗示了資產階級是永遠的。科學理論又與資產階級永遠處領導地位有什麼相干呢﹖怎會拉到關係呢,實屬隨意說說而已。

愛恩斯坦的時空觀很慘的被批,而且這批判很多人簽名哩!是一個全國性的簽名批判,還有批判小組的成立!然而,縱使當時中國七億人口一齊反對,假如全部簽了名說相對論是錯,也不等於相對論真是錯的。我相信這個政治鬥爭方法,是可以將學術研究打下的。研究科學最緊要是它的理論,到時得到事實的支持去解釋現象。如此我開始覺得,當要用一個群體來挾迫一種發現,說它是假的,我覺得這做法很有保留,不可以靠簽名來證明、論證它是真是假,一定要有理性去研究。

再舉個例,直至今日都一直還有人認為太陽圍地球轉,這是可以的,只要他們理性地提出來,我們便要留意他們有沒有跟據。大家理性的討論,不是靠簽名。若只是找幾百個很出名的人簽名支持地球是圓的,這做法是很憨居的,沒理由地球是圓或是平是靠人簽名來證明罷!所以我覺得發動簽名是一種政治手段多於學術研究。

有些人可能是容易聽了人講幾句,覺得合理便簽了。簽名當然都是一個要求,希望發現宣稱找到方舟的機構有更多的證據,我覺得這都合理。但用簽名運動想否定這發現,我始終覺得相當保留這種做法,若對方也找幾千人簽名支持,你說行不行﹖做學術研究不是靠人多,而是靠理性的。

 

為何不公佈地點

也有人會質疑,那地方為什麼還未能公佈呢﹖這也有他們的理由。這是一個具有高度古藏的地方,公告是得危險的,會易人被掠奪一切的,除非政府已經保護了這地方。就如當年四川三星堆發現的古蹟,初步挖掘找到很多古代玉器,已在市場上買賣,後來華西大學一班專家,發現是非常珍貴的寶物,所以通知政府立刻要保護這批文物,之後三星堆才得以保護,否則,若發現有寶玉可隨意執拾,人人都衝下去執拾了。

現在是有疑似方舟物件,如果不保密,便會有人趁機也拿走,拿回去做聖物崇拜又可以,拿去市場賣又可以,如此便難以收拾局面了。所以現在由土耳其政府作出協定,評估和保護,我覺得這程序就較為安全。因此現在不公佈地方,是為了文物保護的原故,也是為了國家的尊嚴。但我相信,若你有興趣去研究,通過這些發現的機構,嘗試去找尋調查一下,通過你所見到的去證明那是方舟的評論,我覺得這是較為理性的做法。

 

有關祖克蘭克博士的報告

關於祖克蘭克博士的研究報告,他是一位哈佛大學畢業的正宗考古學專家,主要負責調查土地發展有否考古文物的工作,作為一位顧問,他擁有正宗考古學和史前史的訓練,去過一個實地考古學的專業調查。我又不能不否認,最先我們在電影看到的不是專業調查,其實是一班熱心基督徒到了山上找到一些東西,是跟方舟的假設是一致的,只是如此而已。

下一步應該是專業調查了,就不應只找了一件木便自,還要研究結構裡木的特色,木的深沈,其他影響的地方,取之用來測年代,因為在表面所取的樣本通常會受環境影響,要找一個影響不到的位置取樣本作碳十四調查便會正宗些。還有,專家調查發現那裡有很多細小的鸚咀豆,似乎是遠古年代的,而那裡具有祭祀特色又有養動物的特色,似乎都跟方舟的假設是一致的,而且結構下窄上闊,具有水上結構的特徵。

這調查報告基本上都具有專業資格的,而他所發表的是較為全面的批判。我覺得這報告會很快在科學雜誌登出,如若證明是真,會對很多原本的假設是個挑戰。深信進化論的人不接受這一套,可能不會登這類學術研究,不過,它若夠學術性、夠專業,這調查也可能在科學雜誌出。若報告一出,那大家便研究下,這個調查有沒有漏洞,有沒有徧見,還是報告本身有高度客觀性,我覺得報告作出中肯評估是很重要的,這都需要有學術訓練的。

當然,若非一定是宗教信仰問題,只是自己的主觀和徧見,去建立客觀報告出來,我覺得應該有客觀的研究,以他目前提出來的專業研究報告,以我對考古學粗淺的知識,它是頗具專業性的,而他提出的辯論,亦具有某種說服力的。

 

實物可見的證據

水上結構現在發現在四千幾尺的高山上,當然跟挪亞方舟的假設是一致的,聖經說方舟停在亞拉臘山上,而這座的確又是亞拉臘山,所以是方舟的機會是非常接近的。除非你可以提供到資料,證明有人崇拜是要做船型的結構放在山上才行,你便能說那不是方舟,不過是人擺上去的結構而已,如果是這樣,你要先找到解釋。可是,在古代在米索不逹米亞一帶,在未有歷史時代,人會否找隻船放些東西做敬拜神靈的方式呢﹖你說這個未必是方舟,可能是古時敬拜的方式而已,如果你要這樣說,你要找出證據,例如找到其他地方都有船形,用來祭祀的,你也可如此用來推翻方舟的假設,起碼平衡了。

所以我覺得理性上是有種種做法去反對的,但簽名是不可以建立到反對力量的,簽名只是建立到政治力量,和在傳媒做成嘩然的影響而已。所以,我認為一定要有理性、公正、客觀的研究,如果負責的機構及土耳其政府繼續組織一批專家去調查研究,確定位置後大家可以上去,可將研究報告公佈出來,我相信就會有更有力證明,這就是hard evidence,因為有具體實物可見。

然而,這研究是重大考古發現,都不是一朝一夕有最後答案的,都要繼續研究,直至有更清晰的後果。正如有一段時間都有很多人認為,荷馬史詩所講的特洛伊城(Troy)是個神話,基本上不存在的,但後來又真的找到特洛伊城,而且裡面有好幾重間隔,其中一重是跟荷馬史詩記載的相似。這尋找過程也經歷很長時間,逐步看清楚和修正研究的,所以我覺得學術研究就是這樣,永遠不可以一次過就下最後結論。在信仰上,如果我相信《創世記》是歷史事實,方舟真的停在亞拉臘山上,而方舟今日仍然存在,我們要以此為本去繼續研究,而今日這發現都對假設(或我們的信念)是較為有利的。

可否用方舟傳福音﹖

至於方舟可否用來傳福音呢﹖其實傳福音的核心,不是找到聖經那樣是真,最重要的是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但是,如果輔助的資料是有關耶穌基督記載,它是可靠性的,因為有些什麼的發現,我覺得這個當然可以宣講。

耶穌復活是有目擊證人的,根據《哥林多前書》,因為寫作年代是公元50-55年左右,耶穌復活都是公元20年左右,有五百多人見過耶穌復活,所以祂復活不是沒有證據的,起碼保羅在信上寫明,也有人親眼見到,而且部份還未去世的。如此,然後便要查《哥林多前書》是否真實的﹖還是後來作的﹖現在確定該書卷是可靠的,起碼有個宣稱是五百多人見過耶穌復活。跟著我便再研究,若沒有復活,基督教又怎會興起呢﹖若耶穌沒有復活,這麼一個人出來三年半,講些東西那麼快便死去,沒理由有這麼大的宗教出現,一定有些實質的事讓人見到,由當時的人寫下來,包括保羅是個確定的歷史人物。憑著這些,我信耶穌復活不是憑空和純主觀的。

至於舊約,我信舊約的可靠性,亦並非沒有理性基礎,不是愚蠢地信一些人亂講的神話,起碼是有些根據的。所以,當傳福音時提出一些合理的基礎,是傳福音時的重要一環,否則只說我信仰的高於你的,這是沒意義的,只是自己宣稱而已。

 

提出理性根據

聖經相當程度是真,因為耶穌是真的復活了,是有些根據的,那些根據需沒有完全證明,不過不是沒理由的,有人見過嘛。譬如你現在說敍利亞政府殺很多人民,人民又殺很多政府軍,是否真的﹖有人見過嘛,你不信他是真的嗎﹖作出來的,你可以如此說,但要有證據。

你又可以說,沒有南京大屠殺這回事,見到的人計起來都是死幾百人罷,那有死幾十萬人﹖你又可以說南京大屠殺都是那些反對的人作出來而已,日本還有人如此主張的,如此我們又要研究是否真有其事呢,當然目擊證人有很多,而且親眼見著他們死的已有幾千人,還有當時那些救傷的人、外國的中立機構,相當多證據,還有人們當時的日記,如果你說是作出來,就的確要有很大的信心,也要有相當多的證據。

現在日本仍然否認的,說是打仗死了,並不是大屠殺,他們也可如此說,但有沒有足夠證據呢﹖因為當時目擊證人很多,還有很多人未死的。如此日本說沒殺過人,那些人全部說謊嗎﹖全部受中國賄賂,全部假的嗎﹖他們也可以此說,要否認一件事可以繼續不認下去的,不過大家要拿出理性根據來。南京大屠殺到今天仍有人否定,納稅屠殺六百萬猶太人也有人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否上一代的人欺騙我們,都有人這麼說。即是說,歷史事實也有多種可能的解釋,但一定要有跟據。

 

相信方舟是真的

而我相信方舟是真的,現在也找到一點根據,只要繼續調查,便可能找到更多的證據,但亦可能是推翻它也不定,可能不是這隻,又再繼續找。學術就是這樣的,我們一定要用理性學術的態度,不是用一種暴力式的語言,對人侮辱式的語句,或者將人的動機假設是壞,人類若互相假設對方是壞人的話,這世界就很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