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釋經看方舟爭議

林以諾牧師

- 阡陌社區浸信會主任牧師

有關挪亞方舟探索事件,在華人基督教的探討過程中,影音使團表現出鍥而不捨的精神,藉著考古學家提出有關的研究報告時,我認為整個過程都好像「棟篤笑」。我們這些外行人,或是讀過舊約而沒有鑽研考古的人,只會覺得這影片看似荒謬,那兩個人穿著簡陋地進入那個空間,內有一些白色粒狀的物體,做假也不要這樣吧!我們這些外行人會覺得這些只是廢物而已,甚至乎認為事件是虛構的。不過,經過考古學的研究後,原來那些白色粒狀的物體是很重要的證據,是當時遠古畜牧業內經常餵飼動物的飼料,故此,對於從過往的片段或只憑自己不專業的角度去提出評論的人,這是不合理的。


舊約釋經三派爭議

針對現今挪亞方舟發掘是否屬實的批評,我覺得太過於平面化了。事實上,現今的釋經學,有部份人士主張「文學釋經」,其實我是從不反對的。不過,我不能夠認同「文學釋經」的部份是,兩個不同的派別都認為《創世記》1至11章是神話,從文學的角度去看,的確是找到一堆難以推諉不是神話的素材,縱然是這樣,卻仍然有人覺得,就算用了神話的方式記載,內容仍然是事實的。

另外,有些人認為既然是神話,它所記載的重點並不是每字眼是否真實,而是在於這個文學寫作手法裡,經文的主要意義。讓我舉一個例子,三隻小豬的故事是普遍被認為不真實的,這故事要旨是勸勉人不要懶惰。但從來沒有人研究過,豬是否懂得說話、是否懂得建造房屋,若然從這個角度去看,《創世記》1至11章只是一個文學記載的神話故事,我們便不需要研究上帝是否用了六日去創造天地、第七日便休息、人是否曾經有幾百歲高齡、方舟是否存在,而這些問題的真實性是不需要處理的,既然如此,那麼就只是抽絲剝繭地從文學中去解釋這經文給現代人的意義罷。

而另一派「文學釋經」的人士認為無法推翻這是神話式體裁,因為古代的人喜歡用神話式體裁去傳達信息,但神話式體裁不代表內容是神話,這只是當時普及的體裁而已,如果有人提出內容都是神話的話,這一派解經家就需要面對一個問題, 就是如何證實《創世記》1至11章的內容,全部都不是事實呢?這也是他們不敢面對、不想面對、或不覺得要去面對的問題。

當然還有第三派別的釋經人士,他們比較保守,堅信《創世記》1至11章不是神話式體裁,是歷史事實。當然這也需要面對考驗的,是怎樣回應現代人從神話體裁去看《創世記》1至11章的說法。就算我們接受這是神話式體裁,卻仍可相信它是歷史。因為有釋經家認為,這神話體裁與當時記述的神話體裁是有很大的分別的,而這種的不同就正告訴我們,作者刻意用這體裁之後給讀者知道,他所說的信息是可信的,是一件曾經發生的事。

不過,今天的大環境正是認為《創世記》1至11章是神話,這些主張的派別在釋經方面是佔有很大的優勢,是非常有權威的,因此他們是很難去接受另一個釋經法。正如另一段很大爭議的經文,到底《以賽亞書》有多少位作者那樣,他們應該不止一位的論說,直至完整的《死海古卷》未發現之前,有人更說《以賽亞書》是在耶穌出現之後的作品,因為它對於列國的預言很準確,猶如已經發生過 一樣,那些不相信《以賽亞書》的預言內容是真實性的釋經學者面對這個《死海古卷》的發掘之後,他們是啞口無言的。

現今釋經學上有一批猶太學者,他們是不相信聖經《創世記》1至11章是真實的歷史,他們這派別的人,或是跟從這些派別的華人釋經學者,都很難接受影音使團找到了挪亞方舟,就算是找到疑似挪亞方舟的東西,都已經觸動了他們的神經線,令他們必要捍衛,必須出來止息,並說就算找不找到方舟不是重要的,他們仍然是不相信。

 

被利用的考古學

最近還有一個很可笑的《創世記》的釋經學說,就是說創世記的記載裡,雅各能夠將自己的羊交配,然後控制出生的羊是有班點或沒有班點的,我也曾向一些舊約釋經學者查詢,這是否從上帝而來的方法呢?他們的回應是,福音派認為這是上帝對雅各的啟示,所以不須要驗證的,但對那些不信者而言,必認為這不是從上帝而來的啓示,所以不重要,也是不須要驗證的,如此,那豈非兩派說法都不用驗證?

同樣,挪亞方舟是否真的找到,不是我們最主要的目的。而事實上,現在上帝給一個機會予香港一個非考古學機構找到一個木建築物在亞拉臘山上,我非常強調這一件事不是任何人刻意去尋找的,而是有一個偶然機會嘗試去做的,因此大家應該拭目以待去看事情的發展。起碼到了今天,我們掌握了一些資料,而考古學家是有不同的演繹方法,此外,考古學家若具備剛才提及的第一種釋經學說――相信《創世記》1至11章是神話,他們則會從另一個角度去傳釋,結果會揭示今天所發現到的不是方舟,因為他們事先已有前設。

考古學是可以被利用的,先作了一些前設,然後利用考古學方法去證明這前設是對的。但是考古學的本身是從沒有前設的,它只會客觀地驗證那些物件是屬於什麼類別、年代、用途,到此為止而已,若然考古學家說多了,那已經不是他們的責任了,而他們提供的客觀資料,與釋經學家能夠吻合聖經的話,那麼這些考古資料就能夠幫助人去理解聖經所描述的事。

讓我再舉一個例子 我相信聖經所記載,所羅門王朝和大衛王朝是很顯赫的、輝煌的時代。但是考古學在十多年前仍未找到任何證據的,有認為只是當時以色列人誇張了史實,根本不是那麼顯赫的,也有釋經學者認為這些王朝可能根本不存在的,甚至乎只是部落而已,並不是什麼王朝。但我個人認為,考古學未曾有足夠資料去證明時,我們是否應該拭目以待,仍然相信聖經所說的,而不用考古學去證明呢?因為聖經有足夠理論去相信,而不是等待考古學證明才可信。相反,若考古學證明不可信就不相信,這樣的釋經是極之危險的。

 

負責任的對待方舟探索

我說這大前題,是讓信徒明白到,當一個人說贊成創世記1至11章的說法是神話,他到底是贊成什麼、背後的神學又是什麼。如果相信經文所記載不是歷史時,這個說法與傳統福音派信仰的落差在哪裡,然後才去面對方舟的問題。如果真的有一天有足夠的考古證據,去進一步證明它的可信性,我相信提出反對的人就會感到後悔,會覺得回應太快了!

今日很多華人教會說自己是福音派、宣講的是真理,我們要十分小心,他們贊成或反對一件事時,是憑什麼去力證呢?提出反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其證明何在﹖論方舟探索而言,你如何進一步去證明那個木建築物不是方舟呢﹖正方要提出了證據後,反方不是只要提出證據來推翻正方,就等於正方的是假的,是要提出另外一些證據來證明那木結構本身不是方舟,這樣正方的證據才能被推翻。

今天各人要冷靜地去處理,重新檢視整個討論,是否因為事情涉及很多利益的衝突,所以趨向政治化了?如果不是別人找到而不是自己找到,就馬上反對別人,如何是自己找到呢,就成為一件寶物,而別人找到就只是一件廢物?以上提及的動機,對各位信徒而言,就更應十分小心地去驗證事件了!有信徒曾經問我們掌握的資料那麼少,應該怎樣表態才對呢﹖然而,我則反問,是否要那麼快去表態呢﹖ 如果要支持的話,就要繼續支持,讓這個機構有機會、有資源,用一個較正確的方法去驗證他們所找到的是否方舟,我相信這樣的態度,比起輕易反對是更審慎的、是更加負責任的。

 

聖經永恆無誤 釋經卻有改變

有關聖經能否以外證以證其無誤,我想從兩個層面去回答。第一,以一個傳福音的人所能夠用的素材,包括經文本身,亦包括例證。而在經文方面,先思想解經的方法,現在有很多人提倡「文學釋經」、「猶太式釋經」等,但不要忘記,釋經學已發展了千年以上,而近代「流行」(我強調是「流行」)的是文學釋經,給外間解釋文本的人(不是釋經的人)主導著基督教的解經方法,這是很值得思考的問題。現在文學釋經是潮流趨勢,但不排除數十年後會出現另一種新的釋經方法,所以釋經方法只是「方法」而不是真理,反而聖經是不變的,釋經方法是可以經歷了很多不同的方法而變的。

所以,你今若對文學釋經駕輕就熟,就自認為很了不起,這種驕傲的態度是有問題的。如果釋經者的驕傲是很難受的,因為解釋聖經的人應該要謙卑,無論是用什麼的釋經方法,總有一天會發現,或許自己的解釋有錯誤的,就算最有名的學者都會有解錯經文的可能性,當有進一步釋經學發展或發現時,我們就會知道原來經文的解釋已經改變了。

讓我舉兩個簡單的例子。第一個例子,上一代的牧者多半認為《哥林多前書》十二章最尾部份「我要將這奇妙的道說給你們聽」,是解作「將最大的恩賜說明出來」,認為十三章說明「愛」是最大的恩賜,在70年代經常聽到牧者是這樣解經的,釋經書也是這樣說明;但到了現在,這種說法已經不可接受了,如此,我們如何面對呢?是說上一代解錯經文嗎﹖現在的角度看,他們確是解錯經文的,但是對於當時的信徒而言,就算解錯了經文,他們所講的道理仍激勵信徒的! 奇妙之處就在這裡,信徒不會因為經文解釋錯誤而不被激勵的!

回到問題本身,到底怎樣的錯解經文是可以接受,還是絶不能接受呢?如果經文是涉及基本核心教義,我是不能接受的錯解經文的,例如推翻了三一神論、推翻耶穌的神性及人性等等;但一些就算真的解錯也可以修正的經,而其影響也是不大的,如果必須要百分百解對經文才對得起當代信徒的話,那麼我相信無人可以解經、也無人可以講道!

第二例子,是鮑維均博士提出了《腓利門書》的新釋,過去最為普遍的解釋,是保羅要為一個羅馬的奴隸求情,但鮑博士從文學釋經及近代的資料所得,證明這說法可能不能成立,同時,他亦結構出另一種的釋經系統來,其可信性也比較大。他本人也只說「可信性是比較大的」,因為在未來發現更多資料之前,他的主張又可以被推翻的,但推翻又是否等於將《腓利門書》的核心信息扭曲呢﹖那又不見得。

因此,一個學說或發現被日後的考古、科學、心理學等新論點推翻或被證明其錯誤之後,不等於當時那人所說的信息是錯的,相信這信息的人都是錯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嚴苛了。那好比父親在教導我們成長的過程中,偶而說錯了一兩句話,我便不斷向身邊的人說,爸爸是一個錯誤的人,他是不可信的!將別人說錯的部份誇大,反而他說得對的話又置之不理,雞蛋裡頭挑骨頭!

 

(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