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態度看影音使團方舟探索事工

唐崇榮博士

- 著名基督教華人佈道家和神學家

若以客觀的態度評論影音使團方舟探索的發現,我認為由此可見非常偉大的心志。嚴肅來看,這是歷史的掙紮,單以這個心志去探討一個歷史事件,需要許多能力、智力與財力,並非易事。

至於是否完全絕對找到了證據,這無需辯論。當日後有更多事實和證據出現,真理終會顯明出來。若現在還未有絶對的把握相信是的話,至少有這樣的開始已經是很好的。我們不能把還沒有完全證實的事,當作真理教導,但也不能認為探索沒有意義,就輕看有關發現,這樣我們才不會得罪真理的本身,這是我的態度。

自由派乃出於不信

以我教聖經48年的經驗,我認為自由派者根本就不是基督徒。自由派的思想是所謂用學術作為切入點來研究聖經,而他們基本的動機,就是對聖經不信的惡心,驅使出來的一種所謂的學術研究,自稱真正與時代同步的基礎探討聖經,他們假裝從理性出發,產生一種紛亂,以此努力宣傳對聖經的各種解讀。如果他們對神不相信,對聖經話語不相信,對聖經所記載的歷史事實不相信,那根本就是出於那不信的惡心。他們反對你沒有證據,但他們的反對本身並沒有證據。這個信仰的本身就是一個反信仰的信仰。

基督徒本是因為信才蒙主恩,這個信不是糊塗,不是迷信,不是盲從,嚴格來說就是對真理的降服。神的真理不是用科學可以回答,神造人本身就有超物質的成份。信仰建基於上帝的真理,而非眼前的一些數據。自由派對整個基督教信仰,是沒有產生任何建樹或貢獻的,他們提供的東西可以刺激基督教,20世紀的考古學、文學、批判學,給聖經帶來很大的、重新建立信仰的根基,這些批評本身對有信仰的基督徒有很大的貢獻,有助思考為何有人不信,雖充其量不過豐富我們的護教內容,但在這一方面,我們也感謝上帝。

自由派的人若到20世紀還堅持用不信來解聖經,根本是太落伍了。所以基督徒不應當產生自卑感,因為我們在長久的爭鬥中,所能達到的比他們會更多。
基督教信仰在於對真理的渴慕、順服和歸回,若還在沒有真正明白時,就馬上反對是完全迴避真理的。若基督徒一味接收他們的事情,就落在他們的圈套之中。人若相信神是真理的本身,先信後知是聖經的原則。正如希伯來書說,他們因着信,就知道諸世界是藉着上帝的道造成的,古人亦因信得了明證。亞伯拉罕對真理信仰的建立,最初亦體現在上帝召他出吾珥時,他還不知道要往哪去信心上。

所以先信後知,先信後驗,先信後證,先信後見,這四大原則是聖經定的原則。反觀之,今天自由派(或稱“新派”)完全不顧聖經原則,嚴格來說,他們根本不相信有一位全能的神在引導歷史。從這個角度來看,自由派對基督教就只有拆毀,沒有建造。這些所謂具學術背景的人對聖經的攻擊,亦不能就把基督教信仰本質的整個方法論推翻掉,因為事實證明上帝在歷史中掌權、引導,繼續不斷用考古學和文學批判,還用很多的證據作支持,信的人根本不必懼怕,他們信的是真實又應許的上帝,衪是信實、永恆、不變的,我們要持守對真理的探求,在歷史中與不信的爭戰。

 

不可完全拒絕現有證據

舊約提及洪水的事,耶穌基督亦印證,其他書卷也曾經應用,而洪水曾在地上泛濫的記載在埃及、南美洲和世界很多地方都曾經聽過了,所以這件事是歷史事實,是不必懷疑的。雖未能完全肯定別的洪水記載是否就是聖經記載的這一次,但聖經的洪水記載,一定比全世界各地記載的更正確、更真實的、更重要。因為聖經是神的啓示,這跟別的地方的普通歷史記載,或在神話裏面冥想猜想出來的故事,是完全不一樣的。作為信上帝的人,對神的啓示是不可懷疑的。至於我們現在所找到的證據,是不是就等於那一次,這個以後可以慢慢讓科學來證明,我們不必太急論斷。但我認為就是現有的資料和證據,要相信這些很可能是聖經所講的事,比完全不相信更合理。我們或許不能完全接受,但也不可以完全拒絶,當中有很多值得人思考的。

 

護教與佈道不可分割

護教就是嚴正的指出上帝的道的合法性,堅定指出信仰的可靠性的,所以護教對佈道是不能分開的。我們不是靠護教來佈道,但是佈道跟護教沒有抵觸,在歷史事實上信仰是真實的,使人知道過去的神以真實的事,啟導我們這一位神就在現在引導我們在真理上站立得住,又用真理啟示我們勇敢面對未來。故此,我個人會將四件事連在一起:第一,神學,第二,哲學,第三,護教,第四,佈道。這個佈道的原則性,可將世人帶進信仰,到達非常合理又堅固的地步。

神學,使我們明白神的啟示,哲學使人明白人的缺欠。最偉大的哲學家,無論是古代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現代的黑格爾,康德,Martin Heidegger,你一看就知道,所有人在被造界、墮落界、限制界等之中,無論理性怎麼發展,都有缺欠,令人一方面連思考神的道都有困難,另一方面用人的毛病,反擊基督教的毛病,本身也有有更大的困難。為這個原故,明白神的道(神學),明白人思想的錯誤(哲學),然後到護教的時候,你就不是替迷信來解釋,也不是辯護那些不合真理的事情,而是看到人的道,雖然很偉大,但在神光照之下有很多缺欠,這樣就容易使人的心降服在上帝的真理之下。有護教精神,我們先知道真理是對的,或者真理是得勝的,在聖經超過思想的真理上,我們就呼籲人歸向基督,就變成佈道的工作,所以這四方面結合起來是很強的。

 

網絡爭吵出於那惡者

至於網絡,我本來就甚感可笑。第一,網絡本是一個笑話,一個大垃圾堆,他們若要輕看、攻擊你們不夠資格,我也認為他們也不夠資格攻擊你們。第二,聖經教導我們要快快的聽,慢慢的說,網絡裏最大的盲點則相反,就是慢慢的聽,快快的說,大家搶先發言,爭出風頭,以貶低他人提高身價。我以旁觀者角度看,太多不負責的人太快利用這個媒介來彰顯自己,這是一個罪惡。

對互聯網上的攻擊,我個人是幾乎一個字都不發表的。我並不是為辯護自己而來的。我們都被呼召來為真理辯解,傳講福音,領人離開罪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你們只管耐心地做,那些譏笑者中,若是小人來抹黑,則無須理睬,根本小人之言不足信。若是學者的話,你可從他們的話語中知道他們是否順服聖經,說的話就客觀。若他們根本不信聖經,是新派的話,那是魔鬼的工具,掛上神學家的名字卻以不信的惡心,要來搞亂教會,你也不必懼怕,只要平心靜氣交托在上帝的手裏。

 

從信仰出發無可指摘

因為聖經記載方舟,所以我們更加明白這事完全合理。因為聖經記載亞伯拉罕那樣的順從,也記載了巴比倫,就因此探討這些人物和事跡,還有聖經與歷史的關係,這都是好事。但卻不能一廂情願,自以為找到就是有,這會有點危險。如果有一天發現是真的話,我們就感謝神。只是若沒有開始,怎麼會有一天發現是真的呢?從信仰出發,這個開始本身就不能夠批評。

任何人都可以存在疑問,但不需紛爭,這個探討本是好事。所以我並非站在任何一邊,只是站在一個客觀的事實,以信仰作為出發點,從我們應當以「有所為」(do something)這個教導看待事件。探討亦是每個都可能有的謙卑的心,在大家思考下,稍為用謙卑的態度,存留一點思想空間,可能讓人更支持,更願意接受。考古可以幫助瞭解聖經,雖然還沒有達到完全絕對的確據,但這個探討可稱為佈道預工。佈道有預工、正工、後工,大家可以如此謙卑的看待。回教中有方舟,基督教中有方舟,非基督徒願意瞭解歷史,所以若以佈道預工的觀點看,實在是非常好的題材。

 

信徒應持心理

當科學證據開始越來越多時,我們要感謝神。對方舟探索這一事工,我們基督徒所應持有的心理,至少我是從內心感謝有這樣心意的基督徒,把這個歷史重整並重現在現今舞臺中,讓我們相信上帝工作的真實性。無論如何,比不相信聖經更好。我個人認為要證明那些所看到的證據不是真的,是很難的。相信這發現是真的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如果上帝一步步帶領哈佛畢業的考古學家Joel Klenck這類人物出現,用客觀的權威證明是事實,你們就開創了一個華人探討真理的先河,得到世界的承認,那將功不可沒。

我相信影音使團從信仰出發,曾經如何,要依靠神。若是真的,主必顯明真理。我相信你們為神的道所付出的代價,花費的金錢都不會徒然。因這是在神面前樂意承受的任務,且完全不是為了自己的益處,盼望有一天神引導,你們應當得到安慰。所以即使被罵,也不用生氣。我所看到的這些新考古證據非常有趣,站在客觀的角度看,影音使團的工作實是極之偉大,我為影音使團所作的感謝神。。